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yiminhuati > 正文 字号:【  
 
葉落歸何處?我的美國華裔朋友們的故事
来源:Times

走在紐約街頭,放眼望向百老匯大街, 來來往往的行人中穿梭著不少中國人的身 影。在紐約住上一段時間,便能一眼辨出 中國人、華人華裔及其他族裔,大約是在 遠鄉為異客,便強化了尋找同類的本領。 紐約和洛杉磯是全美兩大華人聚集地,其 中"China Town"的新年也被當地歸為全 年最熱鬧盛大的節日之一。雖說"China Town"就在我所居住的曼哈頓下城區,但 走在街上卻感受不到"年味",唯一能提 醒我的大概是微信群裡的紅包和朋友圈的 年夜飯照片。

走出房門,便看見我的室友"Eric"正 忙著用微波爐熱昨晚剩下的咖喱牛肉飯, 他問我今天有什麼打算,我說:"今天是 中國新年,我准備和朋友去 China Town 看 看"。我又問:"你今天怎麼不回去和家 人過新年呢?"他回道:"我准備明天晚 上回家和家人慶祝一番。"

Eric,是一個土生土長的紐約客,但他 還有個地道的中文名叫"王彥文",只是 用得不多。他的年紀僅比我大三歲,一張 稚嫩的、還沒有多少胡須的臉龐掛著黑框 眼鏡。他沒有歐美人健壯高大的身板,也 沒有紐約客干練的氣質,若他穿上運動服 便很像中國本土的高中生,這很難讓人猜 到他已有 25 歲了。開學剛進宿舍時,Eric 是我碰到的第一個室友,他邊吃著蛋花泡 飯,邊蜷在沙發上看書,如果他不是以一 口純正的美語向我問好,我極有可能跟他 說"你好"。事實是,他真的不會說漢語 (國語),他在家講粵語,在外講英語, 而日語、西班牙語則是他的第二、第三外 語。Eric 曾提到他的父親是大陸人,但具 體是哪他也記不清,父親先在香港讀書認 識了母親,兩人在香港成為了收入還不錯 的老師,後來又決心到紐約尋求新的發展。 然而,香港物價與紐約物價的差距,讓他 們從中上的生活跌到了中下的生活,兩人 為了生活得更好,於是都攻讀了博士學位, 最終成為了美國大學的老師。父母生活安 定後,他便出生,這給了年歲較大的父母 一個驚喜。他的父母曾希望他能成為一個 律師或是一名商界精英,然而他卻選擇遠 赴日本學藝術,研究生在哥倫比亞大學主 攻藝術史,這著實讓崇尚傳統"精英文化" 的華人父母著實摸不著頭腦。Eric 的父母 是第一代移民,在"學而優則仕"及"資 本主義精神"的影響下,他們鮮少鼓勵自 己的孩子進入人文學科領域,他們認為名 校畢業,再進入金融、政界、科技是進入 主流精英階層的不二途徑。Eric 從小在知 識精英的父母手中成長,成績一直都很拔 尖,但他告訴我,成績優秀但缺少課外活 動的人,在美國人眼裡被視為"呆子", 在學校最受歡迎男生一般是體育健將或者 奇思妙想的人。這是二代孩子與一代父母 在價值觀上的一個差別,但這並不能代表 定居美國的幾代華人。

說起華人大批移民美國的話,應追溯 到 19 世紀中葉,那時在加州華工掀起了一 股淘金熱,這也是"San Francisco"至今仍 然被稱為 " 舊金山 " 的緣故。此外,中國 移民還為橫跨美洲大陸的鐵路提供了大量 的勞工,鐵路的西段可以說大部分是由中 國苦力完成的。中國的公民曾被認為是最 有"價值"的公民,可是當礦業衰退和鐵 路修成後,他們很快就成了被歧視和排斥 的對像。尤其在 19 世紀 70 年代間,華工 受到當地白人勞工強烈反華情緒的騷擾和 白人工會的極力排斥,被認為是與白人搶 飯碗的"黃禍"。在"中國佬滾回去"的 口號下,加州勞工黨推動美國國會於 1882 年 通 過 了 排 華 法 案, 後 於 1892 年又將該法案無期地延 續並擴及到所有亞裔移民。 在排華法的制約和美國社會 不予接納的情況下,華人移 民只能把自己圈在一個與外 界隔離的小區域內,從事著 繁重的體力勞動和收費低廉 的服務業的工作。還有部分 華人為了逃避在加州可能遭 受的迫害,逃到了美國的東 北部海岸城市,這就形成了 早期美國東西海岸城市的唐 人街,著名的舊金山和紐約 的唐人街可謂美國歷史最長、規模最大和 影響最深遠的華人移民社區。

在約翰遜政府的推動下,1965 年國會 通過了新移民法,規定移民名額將以"國 家為主,全球平衡為准,於是新法開啟了 華人大規模移民美國的新浪潮。在 1979 年 中美關系正常化後,中國大陸和台灣的移 民名額翻倍,1997 年前香港移民名額大幅 增長,21 世紀後則是中國大陸留學生的移 民更為顯著。

我碰到的許多華裔是在中美關系正常 化後的"知識精英"移 民,而他們的後代隨著 移民的時間越久,對母 國的情感越淡,與同胞 間的隔閡也越深,身份 認同的問題也愈益突出。許多華裔被稱為 "Banana"(香蕉人),外表是黃皮膚的 中國人,內核卻是白人的主流價值觀。中 國人會問他們:"你們是中國人嗎?怎麼 不會講漢語?"在中國留學生眼中,不會 講中文的華裔是外國人而不是同胞。而白 人卻問:"你是中國人嗎?你的英語怎麼 說得這麼好?"在白人主導的社會中,他 們則是中國人。這樣的尷尬或許是華裔成 長中最經常面對的煩惱。

華裔在成長過程中,心中最大的一個 問題恐怕是"身份認同危機"。何為身份 認同危機?就是當一個人從原來的身份改 變成另外一個身份時,他就不清楚自己到 底是誰了。在經過內心的糾結之後,他會 特別強調和認同他的新身份,所以他會做 出比平常表達要過激很多的行為。由於所 處的社會環境不同,華人新移民第二代在 行為、心理等各方面都與新移民第一代不 一樣,移民第二代在文化上缺乏歸屬感, 感覺自己是屬於兩種文化之間的人。他們 不似一代移民對祖國及中國文化還有著強 烈的認同感,他們一般在形式上接受著家 庭的中華文化熏陶,但骨子裡崇尚著西方 的主流文化。而且,美籍華裔與中國背景 的留學生也難以形成一個群體中去,若是 會說中文,他們也不大了解中國留學生嘴 上掛著的最時興的網絡用語。在此情況 下,許多華裔自己成為了一個圈子,他們 有自己的時尚潮流,在外表打扮上與白人 一致,誇張外放的妝容掩蓋溫和的華人面 孔,豐富的表情表現熱情自由,派對的熱 鬧刺激忽視自己的族裔背景,但在家中又 不得不遵循華人較為保守的文化傳統,他 們不是"Chinese-American" 而是"Asian-American"。由於華裔群體的特殊性,他 們組建著夾在"美國人"和"中國人"之 間的華裔圈子。紐約大學亞太裔美國人研 究中心主任陳傑克 ( Jack Tchen) 曾表示, "新移民第二代開始尋找一個中間的立場, 不完全和現代美國人的模式相同。對第二 代亞裔美國人來說,其身份認同不是建立 在共同的種族、信仰或語言 ( 除英語外 ) 上,而是建立在共同分享的經驗上"。從 這點說來,便不難理解他們的處境了。

我曾遇到一位叫 Jane 的華裔女生,外 表看上去自信張揚,內心卻委屈、憤恨、 自卑。她自稱是中美混血兒,但在外人看 來,她的外表實在與中國人並無太大差別, 所以當地人也常把她看作中國留學生,但 這令她很生氣,因為她從小長大的故鄉紐 約居然還把她"拒之門外"。而在學校, 中國留學生普遍學習較為優秀,也更愛"抱 團取暖",一到考試周便互相分享重點筆 記,而她也被拒之門外,因為中國留學生 不信任她。我問 Eric,他是否也一直被身 份認同的問題困擾,不出我所料,這個問 題普遍存在。

雖說美國本是個移民國家,文化、種 族也足夠多元,但多元中卻有著排序,正 如中國的社會階層也分層一般。白人主導, 黑人其次,拉丁裔、亞裔其後。單論東亞 文化圈中,華人文化好似不如日、韓文化 那樣更受當地人喜歡,甚至也不及泰國、 越南、菲律賓等國家的受歡迎程度,其中 有政治原因,當然文化影響力也很重要。

中國的歷史文化源遠流長,在國內想 當然認為中國不僅文化博大精深,而且經 濟蓬勃發展,學漢語的外國人肯定很多, 崇尚中華文化的人不在少數。但實則不然, 外國人更願意學日語、韓語,也認為他們 的文化更有吸引力。殊不知日本是中國唐 朝遺風,韓國則是明朝遺風,本是儒家文 化所影響的東亞圈,但在大部分外國人眼 裡"文化本宗"不如其他"派系"有魅力。 而且連中國文化在外國人眼裡、華人眼裡 也分為三派,第一是香港文化,第二是台 灣文化,第三是大陸文化,這三個華人文 化區也有一定的分散。紐約的唐人街位於 繁華的曼哈頓下城區,一般以香港人為主, 餐館粵港口味居多,節日還有舞龍舞獅; 而法拉盛則是以大陸人為主,中國當下的 元素應有盡有。每逢周末,法拉盛大大小 小的餐館如同過節一般,迎來一大波尋找 家鄉味道的中國留學生,在這你不用講英 文也可以暢游無阻,所以不少留學生戲稱 法拉盛是"中國的第二大省"。

每一位在異國、異鄉的游子都會面臨 著文化的衝擊,開始是抵觸,中間是接受, 最後是融合。從歷史上看,文化的融合正 是在多元文化的碰撞中產生更為燦爛的文 化,如唐朝文化便是中原文化、少數民族 文化、佛教文化的合體,從而產生了絢麗 多姿、多元開放的盛唐文化。身份認同危 機,在短期看來也許不是一件開心的事, 但長遠看,這也許是文化碰撞進而融合的 一個階段。在多元文化下,不能忘記的是 民族文化,它如同放風箏一般,若是失去 了執線的一端,風箏定會肆意旋轉再墜落。 不知道自己的源頭,不知道歷史,便不知 道未來,找不到方向,從而也找不到港灣。 我想對於華裔年輕人來說,"葉落何處" 的答案,大約仍是"落葉歸根"。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