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shijianfengjing > 正文 字号:【  
 
尋覓草原
来源:美國時報

    那是1990年的8月, 草原最為豐腴的季節。韭菜花開滿了原野。一碧如洗的草地,就像掛在天地之間的一片浩瀚的夢境。
    清晨八時,我們便出發了。
    三菱越野車駛過呼和浩特市簡單的鬧市區後,便顛簸地越過大青山區。一個半小時許,我們終於看見了一望無際的草原。這裡便是四子王旗。飄著奶香、飄著歌聲的四子王旗。
    我激動得難以自抑。奔跑,翻滾。草地上濕濕的露水沾入了我的思緒。
    盛夏的朝陽溫柔地覆蓋著我腳下的草地。那青青的野草,謙卑而倔強地蔓延在如火如荼的晨風裡,如同大地的皺紋,如同原野的神經。
    這是我第一次探訪草原。
    這是我第一次感悟到“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豪邁。
靜謐的晨風輕輕掀動我的淚水,我靜臥在博大溫暖的綠色懷抱裡。那沁人肺腑的草香味讓我找回了童年。
    “我要是能永遠躺在這裡多好啊!”我對同行的幾位講。
    女作家冉煒丹禁不住哈哈大笑:“別太浪漫了。野獸會吃掉你的。”
    東烏珠穆沁旗,在夜幕低垂的時分,兀立在了我們的眼前。無垠的草地旁,是沙土塵封的
東烏旗遺址。
    那是一片奔瀉的沙漠。風沙的主旋律下,是坍塌的古城牆。那昔時的繁華,在厚厚的沙塵下,依稀可見。當地的老人講,幾百年前,這裡是個熱鬧的市鎮。後來,沙進草退,草原被沙漠占領。

    同行的伙伴們看著在大自然中崩潰的縣城,都沉寂無語。
這裡肯定激蕩過祥和的人間煙火, 這裡肯定曾飄過歌聲、飄過美酒、飄過愛情啊!如今,已被風化。我們只能隔著厚厚的時間握手。
    晚宴是在邊防團團部舉行的。團長是個爽快人。他大方地向我們介紹當地的習俗:為了表示對尊貴客人的尊敬,牧民們會讓自己的女兒在蒙古包裡侍寢。
    “那她們洗澡嗎?”我好奇地問。
    “ 洗啊! 以前是三年洗一次。現在條件好了,通常一年能洗一次。”團長笑道。
    “ 我們能不享受這種尊敬嗎?”我一直惴惴不安。
    “ 那是玩笑啊! 團長逗你呢!”作家劉秉榮忍不住笑了。
我和解放軍文藝社副社長王穎想逗一逗他。老劉那時是武警總部創作室副主任,大校軍銜。邊防團是解放軍系列,武警那時歸公安部管。老王大談老劉是武警總部首長,到兄弟部隊視察,應多喝酒。團長心領神會。於是一杯七十度的草原白就遞到了老劉面前。
    “不行!不行了!”老劉招架。
    團長的軍禮標准而莊嚴:“我代表戰鬥在八百平方公里邊防線上的全團官兵,敬首長一杯!”
    老劉只得喝下。
    少許,團長又是軍禮:“我代表……”
    老劉只得叫苦:又來了!
    又來了八次後,老劉醉了。
    那夜,老劉上吐下瀉,吃了八片黃連素。
    以後的一周裡,我們顛簸在中蒙邊界,每日都是一千里地,驛站都是邊防哨所。
    茫茫的錫林郭勒大草原上,我們一路高歌。
    “大海航行靠航手,萬物生長靠太陽……”
    “ 解放區的天是藍藍的天……”
    一首首老歌,回蕩在遼闊無涯的原野裡。
    巡邏道,是邊防官兵車壓出來的一條深深的印轍。我們就是沿著巡邏道行進的。這裡的草,高過了我們的頭頂。
    酷愛寫武俠小說的老王,曾有筆名全庸。我們嘲笑他,比金庸不是差一點,而是差兩點。此刻,他的武俠靈感大動。他一會兒淹沒在草叢裡。
    壯碩的青草間,時有蚊子飛咬,大如蒼蠅。
    我興奮地跑到了一處高地。
    雄健的草原狂野地奔放在熱烈的風聲裡。遠處,奔騰的野馬、黃羊,依稀可見。蔚藍的天空上,雁聲如烈。
    這才是草原啊!原來草原不僅僅是柔情的,不僅僅是母性的,它還有蒼勁的一面啊!草原的深處,草原的原生態,是激越悲壯的雄性情懷。
    蒼茫的大草原,你也是一片海啊!你廣闊無涯的綠浪,在盛夏的煦風裡自由翻湧。藍天是你的鏡子,風聲是 你的口哨,而金色的陽光,可是你的燦爛的呼吸。


   

    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給草原徹底洗了個澡。親切的彩虹邊,是武警一個邊防中隊隊部。
中隊長、指導員熱情地指揮殺羊。他們中隊養了一百多只羊。今天是他們的節日。他們很久沒有見到遠道而來的領導了。
    我獨自一人走出了營房,朝著彩虹的方向走去。雨後的彩虹,就像母親的叮嚀,靜靜地掛在天邊。
一個軍禮打斷了我的遐思。
    這是我軍戰士的軍禮。滄桑中透出豪邁。原來,這裡是國境線旁的一個崗哨。界碑就在崗哨旁。
    行禮的是個已有六年軍齡的老戰士。六年,他都戰鬥在這裡。他的黑紅的臉頰上,布滿了時間的印痕。
    我輕輕地走近界碑,輕輕地撫摸著上面的字跡。一層淡淡的青苔,就像歲月的嘆息。
    我靜靜地與界碑並立,感到寧靜的生命在與界碑並立時獲得了一種角度,一種高度。
    分開兩腳,我們就可以腳踏兩國。界碑的兩側,飄著一樣的陽光,瀟灑著一樣的季風,卻流淌著不一樣的河流。作為戰士,只能緊緊地把握其中一條。
    我忽然想起了我的一首詩:

    一年一綠的國境線旁,
    我們的眼角掛滿青春的種子。
    一年一綠的大草原上,
    浩瀚的原野的眼角掛滿了我們。
    我們也是些青春的種子嗎?

    黃昏時分,我們進入了呼市的邊際。一片熟悉的草原漸漸放大,鋪展在了我們的眼前。這裡便是我為之痴狂過的四子王旗。
    低矮的草地,平凡的曠野。我為半月前的衝動感到有些慚愧。
    悠揚的馬頭琴聲,把我們引到了一處簡陋的蒙古包前。一個孤獨的老牧民,在深情吟唱著蒙古長調。他有二百多只羊。他的懷裡,總有兩樣東西:馬頭琴和酒壺。方圓幾十里,只有老人獨居此地。
在我們的鼓勵下,小冉隨琴聲曼舞一曲。她上身是飄逸的紅綢衫,下身是緊繃的牛仔褲。憂傷而悠揚的琴聲中,她優雅而自豪。一陣掌聲後,剩下的是牧羊的老人。
    在急速行進的越野車後,老人的身影在暮色中越拉越遠。
    我望著孤單瘦小的老人,心情有些凄涼。我心中一遍遍叩問:牧羊的老人,你的草原同你的孤寂,誰大?
    地平線在夕陽的余輝裡鍍上了一層亮亮的金色。我清醒地意識到,老人占據著地平線最為生動的一段。
    我不禁再次走出車門,努力地朝地平線方向走去。我想,也許有一天,我們躺下了,我們也會成為一段地平線。

编辑:佳佳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