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meiguogushi > 正文 字号:【  
 
對美國首批宇航員了如指掌的護士
来源:Times

如果在工作中,你被捆綁在一枚將射入 太空的試驗火箭頂部的一個微型太空艙內, 那麼,你幾乎無所畏懼;但恐怕也有例外: 害怕打針。

"他們都不喜歡打針,"年屆 81 歲高 齡的迪伊�奧哈拉如是說,她曾從事美國第 一批宇航員的護理工作。"以往在他們執行 飛行任務之前,我們要做例行的抽血檢查; 可除我之外,他們不准其他任何人抽自己的 血。"

奧哈拉於 1959 年加入美國國家航空航 天局(NASA)。在此之前半年,NASA 公布 了入選"水星計劃"的 7 名宇航員名單。這 些經由嚴格篩選程序精挑細選出來的軍隊飛 行員是美國的首批宇航員,他們天不怕地不 怕,擁有無與倫比的身體素質。

奧哈拉說:"他們都是百裡挑一的精英。 在體檢的篩選過程中,醫生們已經對他們進 行了各種各樣的嚴酷考驗和測試。"

在 1959 年 4 月的新聞發布會上,世界 各地的媒體初識"水星計劃七人組"(而在 我們所見之處,七人中有三人煙不離手)。 一名記者向這些初來乍到的宇航員發問: "你們最不喜歡哪項測驗?"

"想從諸多測驗中挑出一個最不喜歡 的,太難為我了。如果你搞得清楚人體表面 有多少開口,算得明白人手可以探進每個開 口的深度......那麼你來說說:對你而言,哪 個測驗最難以承受呢?"。答問者正是約翰� 格倫,他後來成為第一位進入太空環繞地球 的美國人。

他的揶揄成了這場發布會上最大的笑 料。而到了這時,世人皆知,宇航員們討厭 被扎來戳去、探裡探外。而對於受委派來完 成這些工作的護士而言,頭等要務就是贏得 他們的信任。

奧哈拉告訴我說:"醫務人員可不受他 們的青睞,而且打從知道航空軍醫有權將他 們禁飛之後,他們尤其反感這些醫生。要知 道,禁飛對他們來說,形同噩夢。"

奧哈拉認為,NASA 想要搭建宇航員與 醫護人員之間的信任橋梁,而任命一名護士 則是它的一項策略。她說:"如果有宇航員 生病了或者受傷了,他們不會告知航空軍 醫,但他們很可能會告訴一名護士。對此, NASA 心知肚明。"

1960 年 1 月,年方 23 的奧哈拉抵達佛 羅裡達州的卡納維拉爾角,在"機庫 S"(該 建築是美國早期太空計劃的腹地)中創設了 醫學實驗室。而此時,雖然水星計劃的七名 宇航員還未執行太空任務,但他們早已名滿 天下。

奧哈拉坦言道:"第一次見面,我就 被他們嚇壞了。我無意中走進了會議室,見 到他們七人都坐在那兒,當即慌了神,忙說 '不好意思',便退了出來。"

幸運的是,格倫過來找到她,向大家伙 兒介紹了這名護士。"從那以後,我開始了 解他們,發現他們一點兒也不可怕。"

宇航員們需要完成一輪全面徹底的醫學 檢查,才能獲准執行任務。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盡管為了迎接首次載人發射,太空計劃 緊鑼密鼓日益加緊進度,但對於宇宙空間會 對人體造成怎樣的影響,當時大家依舊毫無 把握,甚至連人體能否扛住加速度的衝擊, 在失重且方向感迷失的嚴酷太空飛行環境中 存活下來都還是未知數。為了解開疑難,蘇 聯人把狗送上了太空,而美國將黑猩猩作為 首批試飛宇航員。而它們都重返地球了,並 且看上去毫發無損。接下來,便輪到首批人 類的宇航員粉墨登場了。而到目前為止,幾 乎沒有誰比奧哈拉更了解這幫人了。

奧哈拉回憶說:"發射當天,你可以切 實感受到空氣中凝結著緊張的氣氛。他們坐 在羅馬式的巨型運載火箭頂端,身下是大量 的能源和燃料,等那家伙爆破發射的那刻, 大家都心驚肉跳......謝天謝地,幾乎次次都 發射成功。"

從艾倫�謝潑德首次完成 15 分鐘的亞 軌道飛行,到格倫歷時五小時的"水星"任 務,再到 1965 年為期兩周的雙人"雙子星 7 號"任務,隨著 NASA 的太空飛行計劃順利 推進,人們對其太空飛船和宇航員能力的信 心也日漸增長。

奧哈拉表示:"每次飛行,大家都大有 長進;而醫務人員更是收獲良多,因為在此 之前,我們壓根兒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到了這個時候,宇航員和他們周圍的 人已經結成了一個緊密團結的大家庭,形成 了一個與外部世界隔絕的封閉社會。奧哈拉 表示:"當時確實如此。宇航員們只有和 他們真正了解的人在一起時,才能感到輕 松自在,因為太多人想從他們身上知道點什 麼。"

只要你仔細端詳 NASA 在那個時代拍 攝的照片,就會發現從發射台到任務控制中 心,甚至連報道"水星計劃"的記者都幾乎 是清一色的男性。在為數不多的幾名女性成 員中,我們可以看到奧哈拉的身影。

她回憶說:"想當年,可是男人當道 的世界。管理層清一色的男性,沒有女工程 師,也沒有女醫生。如果有,我就可以和像 "發現號"機長艾琳�科林斯那樣的傑出女 性共事,她真是個好榜樣......而且,人又那 麼好。"

早期航行中積累的基礎醫學知識被奧哈 拉發揚光大,直到今天仍未過時。後人對其 進行了進一步的發展完善——我們今天能保 證太空中的宇航員在長達一年的時間裡身體 健康、不受諸如骨質流失和肌肉萎縮之類的 病痛難題侵擾,理當歸功於此。

雖然現在已經 21 世紀,但是負責照看 宇航員的醫生和護士所發揮的作用與他們在

20 世紀 60 年代的作用非常類似。不過,今 天不會單單讓一個護士負責宇航員們的健康 事務,而且醫生既可能是男的,也可能是女 的。

NASA 的航空軍醫香農�莫伊尼漢指出: "如今,我們的檢測比過去的溫柔多了,而 且針對性也強了一點。"

" 在 過 去 這 些 年 月, 我 們 長 進 了 不 少,"她在錄制 BBC 廣播公司紀錄片《太 空英雄身邊的女性》時如是說,"在宇航員 候選人中選但未最終確定之前,我們都會 做大量的篩查工作,也就是常規的醫療檢 測。"

盡管現今的體格檢查不像"水星計劃七 人組"曾經受的那般嚴格細致,但現在的宇 航員們依舊對抽血工作怨聲載道。

今天,在"水星計劃七人組"中,只有 約翰�格倫尚在人世。他最近過了 95 歲的 生日,而且在新聞發布會上的詼諧作風依然 不改當年。要說有誰擔得起"太空英雄"的 稱號,那非他莫屬。

奧哈拉與宇航員"七人組"一直相處到 20世紀70年代初的"太空實驗室(Skylab)" 空間站計劃為止,之後分道揚鑣,被 NASA 調到舊金山附近的埃姆斯研究中心。 而 45 年過去了,她與"水星計劃七人組"之間的 信任依然不減半分:要她曝光他們的秘密, 沒門兒。她表示:"'七人組'中無一不上 佳,都是名副其實的大好人。" 那麼,對 於那段親身參與有史以來全球最偉大的一項 探險事業的時光,奧哈拉是否充滿懷戀呢?

"那段時光激動人心,充滿活力,那些 年發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如果人人盡善 其職,便能順利將宇航員送進太空,再安穩 地送回地面,"她娓娓道來。"我很懷戀那 段時光,它真是魂牽夢縈的一段時光。

如今,宇航員們依舊對要抽血這件事 怨聲載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