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shihaigouchen > 正文 字号:【  
 
偷襲珍珠港:(下)亞利桑那號的眼淚
来源:Times

大火燒了兩天,亞利桑那號殘骸沉入海 底。同時被擊沉或嚴重受損的軍艦,共有 21 艘。188 架美軍飛機被擊毀。從此,美國海 軍再也沒有用亞利桑那號命名過軍艦。

亞利桑那號的兄弟 亞利桑那號少數活下來的人被打上了幸 存者的烙印。老兵斯特拉頓每一次在 12 月 7 日回到亞利桑那號紀念館,都會為他的幸運 祈禱。爆炸發生前,他本來打算去醫務室看 他的朋友內爾松。日本飛機襲來,他作為炮 手到了船前部的甲板上。當他和其他船員用 高射炮射擊時,日本人的飛機在海面飛得如 此之低,他說,"我甚至能夠看到他們露出 的微笑。"船爆炸了。整個天空都變成了黑 色。600 英尺長的火球吞沒了他們。"我終 於知道了地獄的樣子"。

他最終抓住了從其他船扔過來的繩子, 手掌上和繩子上都起了火,他和另五個人雙 手交叉爬過懸在空中大約45英尺高的繩子, 爬出了亞利桑那號。

他的手燒傷如此嚴重,以至於十個手指 都沒有了指紋。他的朋友內爾松死於這場大 火。對於亞利桑那號上幸存的船員來說,他 們不得不面對,在一瞬間,失去他們的朋友 和戰友,及親人。在亞利桑那號上服役的, 有 38 對兄弟和一對父子。這種家庭情感帶 給他們的踏實感,他們希望呆在一起。但這 一次,家庭不得不承受雙重的打擊。亞利桑 那號上一共有 79 個兄弟,63 人在這次襲擊 中死去。那對父子也隨著亞利桑那號沉沒。

喬治�安德森失去了雙胞胎兄弟德爾波 特�安德森。大爆炸時,他正好登上了戰艦 後甲板的舷梯。他看到一個被燒得很嚴重的 水手躺在舷梯上。在亞利桑那號前半部分爆 炸之前,安德森用手把他挪到了船尾。"我 救下了這個水手,但卻無法拯救我的雙胞胎 兄弟"。

他嘗試過。當亞利桑那號傾斜和沉沒的 時候,喬治�安德森被強行推到了一個運送 傷者的游艇上,運到了福特島上。登陸之後, 他知道自己不能呆在那兒,他擠過人群,回 到游艇上。很多人說,你回去會死掉的。他 朝著冒著煙、燃燒的亞利桑那號出發。

他救出了三名戰友,但沒有找到雙胞胎 兄弟,連屍體也沒能發現。亞利桑那號戰艦 紀念館的首席解讀官艾比說,亞利桑那號上 發生的事讓美國海軍在二戰出台公告:勸告 家庭成員不要在同一艘戰艦上服役。

這從來不是強制性的。因為他們知道, 親情常常讓人們在戰爭中忘記恐懼。但負疚 感會伴隨活著的人一生。一位父親曾經在他 的回憶錄裡這樣描述他的兒子大衛。

"在那次襲擊中,他安全著陸,而他的 親兄弟永沉於水下,我覺得他認為他的兄弟 和同船戰友沒有獲救是他造成的。我想這件 事情困擾了他一生。"

亞利桑那號的氣味 老兵卡爾也被糾纏了一生。接受采訪 時,他常常避開一些話題。問得緊了,他會 岔開。這是個看上去豁達好玩的老人。常常 聊著天會突然吹起口哨。他指著身上的夏威 夷女孩文身,說那本來是一個裸體的女孩, 被長官發現後,訓斥了他一頓。

他回到文身店,把女孩塗黑,"我給女 孩穿上了衣服",他特意告訴長官。

他說戰爭在他身上沒有留下後遺症。他 沒有噩夢,沒有如影隨形的傷痛。

他的女兒麗莎並不這樣認為。麗莎說, 父親一直能聞到燃燒的汽油味,還有屍體的 味道。無時無刻,麗莎說,"這氣味糾纏了 他一生。"這個曾經的海軍醫護兵,從不和 家人一起去海灘,拒絕下水游泳。在夏威夷 這聽起來不可思議。

有一次,麗莎的哥哥游泳時出了點意 外,卡爾沒去救他,而是讓自己的狗去救。

他的恐懼來源於亞利桑那號。 亞利桑那號被擊 中的五天後,他的長 官要求他去清理亞利桑那戰艦上的屍體。

他帶領著十個人,乘著小船到了亞利桑 那號。那是一個清風拂面的好天氣。到達之 前,他做了種種預想。他告訴其他人,那麼 大的爆炸下,很多船上的人都變成了碎片。 經過幾天的浸泡,屍體會發出難聞的味道。 當時珍珠港的海鰻和虎鯊已經開始吞食屍 體。看到的比預想的更嚴重。亞利桑那號的 塔台和第二層甲板都已經沉在水下。

他們穿著套裝,戴上重重的頭盔從船的 尾部上船。在靠近舵手的位置,高射炮附近 有很多灰燼,另外一些灰燼吹散在甲板。他 有一瞬間的愣神。"天哪,這些是人。"卡 爾說他當時想的是,"我該怎麼辦?我沒有 辦法抓住這些灰燼。"他突然覺得想吐,他 克制住自己。然後他流出了眼淚。

他和十個人一起查找甲板,發現屍體, 收入水手袋。大部分屍體都在船尾、食堂和 火控制塔。在大火燃燒的區域,他們發現了 抱得很緊的屍體團。太緊了,他們最終只分 離出了一個水手。卡爾不記得有多少屍體被 運出來。他們在亞利桑那號上工作了 6 周。 每天從早到晚。除了屍體,他們也找到了很 多人的物件。刀子、手表、雙筒望遠鏡,一 切可以表明遇難者身份的東西。卡爾精確地 記錄下這些物件發現的位置和屍體的位置。

六個星期後,卡爾離開了亞利桑那號, 回到船塢的藥廠。他們在那裡開始制作一些 身份標識牌。這一次,海軍不再用鋁來制作 身份標識牌。用合金,這樣不會被燒毀。

卡爾一生轉了彎。他從海軍轉到了陸 軍,他帶著糾纏著他的汽油和燒焦的味道, 繼續他的軍旅生涯。1974 年,他第一次回到 亞利桑那號紀念館。現在,他常常站在白色 的亞利桑那號紀念館的聖殿裡,去看大理石 上雕刻的死者的名字。根據亞利桑那號紀念 館的官方數字,1177 個死亡人員裡,只有 107 個船員身份被確認。剩下的,有的屍體 從未被發現。有的支離破碎,幾乎不能確認 身份。有的因為種種無法確定的原因留在船 中。

幸存者的回歸 白色的弧形亞利桑那號紀念館坐落在亞 利桑那號的殘骸之上。陣亡將士名錄刻在主 館的大廳大理石牆上。

大理石牆兩側,有兩個小的大理石碑。 碑上刻著亞利桑那號幸存者的名字、死 亡時間和他們在船上的位置。如今,他們死 後重回亞利桑那號,和戰友們的遺骸呆在一 起。截至今年 7 月,一共有 38 個名字刻在 石碑上。

愛德華的名字在最後一個。2013 年 12 月 7 日,他的骨灰被放入亞利桑那號的殘骸 中。"他為此計劃了 30 多年。"愛德華的 女兒瑪麗在參加當時的儀式時說,這是她父 親最後的願望。

經過簡單的儀式,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的 持槍禮,向家人授旗。愛德華的骨灰交給了 潛水者。潛水者潛入水中,將骨灰盒安放到 殘骸中的四號炮塔。潛水者測量出炮塔中一 個位置,然後將骨灰盒推進這個位置,滑入 船中。負責放置骨灰的是海軍的潛水員。其 中一個曾經這樣說道,那是一個巨大的洞, 當把骨灰盒送入時,我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它 那種輕松感。

像是亞利桑那號船在張開雙臂,歡迎自 己的孩子回家。亞利桑那號戰艦上的幸存者 只剩下了8名。這些老人越來越難聚在一起。 他們去年在珍珠港的聚會被媒體稱為"最後 一次"。今年 2 月,亞利桑那號最老的幸存 者去世了,他活了 100 歲。在死之前,他常 常戴著自己在亞利桑那號上戴的藍色帽子。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