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shihaigouchen > 正文 字号:【  
 
美國法院怎麼判?歷史上著名的精神病人殺人案
来源:Times

盡管在今天,精神病人不負刑事責任 已經成為刑事司法通行原則。但在強調保 護精神病人合法權益的同時,各國大都針 對不負刑事責任的精神病犯罪者建立起了 強制醫療制度。

美國既實行"嚴重精神疾病"的標准, 又嘗試讓患者"軟著陸"。

監管精神病 美國採用的是"嚴重精神疾病"的標 准,盡量減少精神病患者犯罪的可能。同 時,精神問題也不可能成為犯罪的托詞。

從精神病院到社區 西方對於精神病人的認識與治療,與 現代文明是基本同步的。

在漫長的中世紀以前,精神病人被認 為是惡魔附體,在刑罰中並沒有受到任何 優待。直到 17、18 世紀啟蒙運動,醫學脫 離於宗教和神學,一些國家開始注意到犯 罪者的不同類型,開始建立起專門的禁閉 機構,將患有精神障礙的罪犯和其他精神 病患者關在一起。

20 世紀初,一場新精神衛生運動從美 國開始興起,精神病人們又迎來了一次命 運轉折。年輕的耶魯大學高材生有感於自 己患有精神疾病時在精神病院三年的生活 經歷,將其寫成一本書,名為《一顆找回 自我的心》, 歷數了當時精神病院的冷酷和 落後。

文學在推動精神病管理方面彰顯了不 可忽視的力量,繼皮爾斯的書之後,1962 年,肯�克西的名著《飛躍布谷鳥巢》出版, 後以《飛躍瘋人院》為名被改編成電影。

而就在 1963 年,時任美國總統肯尼迪 基於自己妹妹精神病治療的悲慘經歷,決 定把慢性精神病患者的治療從精神病院轉 移至社區,並制定了 《社區心理衛生精神 法案》,不久之後,這種模式遍吹西方世 界,英國、西班牙、加拿大紛紛效仿。

雖然各個國家對此有"去機構化"、 "去住院化"、"社區化"等不同稱謂, 但總的精神就是不要把精神病患者束縛在 精神病院,要讓他們盡可能地待在社區裡, 以便融入整個社會。

 

強制治療一直在進行 精神病治療的去機構化運動,並不能 阻止美國精神病犯罪者被強制醫療的腳 步。

有資料統計,當前世界上有一百多個 國家都建立了精神病強制醫療制度。雖然 由於歷史因素、立法水平等影響,這些制 度各有特點,但大體上仍然遵循著一定的 原則。

美國採用的是"嚴重精神疾病"的標 准,存在聯邦和州兩套司法體系,但大多 數州要求因為精神病或者精神錯亂對自身 或者他人構成或者可能構成危險的當事人 強制入院治療;另外還有一些州將"嚴重 喪失能力或者不能照顧自己"作為選擇標 准。

富勒�托里認為精神病人必須實施強 制性治療。他是《非理性辯護:美國治療 嚴重精神病的失敗危及公民》一書的作者, 從 1987 年起彙編由精神病患者導致的"可 預防悲劇"數據庫。據他統計,2002 年至 2012 年 10 年間就發生了近 4000 起案例。

他認為,社會輿論導向過於偏向公民 自由,人們關注精神病患者的權利,卻忽 視其病情正在迅速惡化,可能對自己和他 人帶來危險。他說:"必須掃清法律障礙, 以便在未征得病人同意的情況下、在病人 做出可怕事情之前,對其行為進行評估。"

同時,美國人帕蒂也相信,有時采取 非自願性措施是必須的。她的女兒麗薩從 19 歲起出現精神病症狀,至今已有 17 年。 麗薩時有自殘行為,曾流浪街頭,遭遇強 暴和毆打,多次因吸毒過量被送進醫院。 但她不願治療,因為藥物會讓人發胖。

麗薩參加了"輔助性強制門診治療"。 在醫生的幫助下,她的生活逐漸走上正軌, 開始教孩子們游泳,這是她從小就想做的 事情。她對自己的病情認知也比較清醒, 知道何時可能又要發作。

轉為更公正的司法模式 精神病人強制治療,雖然有助於社會 安全與秩序的穩定,卻也伴隨著剝奪精神 病人的自由權利。這就像一個硬幣的兩面, 缺一不可。因此,大多數國家為了體現慎 重性,都對程序有著嚴格的要求。

發生在 1975 年的"歐康納訴唐納德森 案"是美國強制醫療領域的一個著名判例。 該案中,美最高法院要求審查有關民事收 容的法律是否違反憲法,要求各州在對某 人以精神病治療和處理方面要依據正當程 序,這些判例改變了美國單純的醫療模式, 進而轉向更為公正的司法模式,法院在精 神病人強制醫療的適用中起到了決定性的 作用。

精神病人的暴力行為往往具有突發 性,相較於漫長的法院審理程序,為了在 短時間內實現對事態的有效控制,美國也 賦予行政首腦或者警察以強制醫療權力。

在美國,警官、醫生或者擁有許可的 精神健康專家可以對精神病患者進行持續 72 小時的強制控制或保護。如果不能在此 時間範圍解決問題,住院治療的方式得以 允許,但住院治療 14 天後需要再作一次評 價。如果精神病患者的症狀沒有得到改善, 甚至出現自殺傾向時,可再延長 14 日的強 制住院措施。當然,如為重症精神障礙者 或生活能力低下者,可由監護人再提出申 請,以便安排 70 天的短期治療;在短期治 療後如果仍不能達到好轉的程度,則可再 延長 1 年。

美國記者約翰的妻子珍妮弗患有間歇 性精神病,但她不願接受治療。約翰無力說服她,只好訴諸紐約法庭,獲得了對妻 子進行強制治療的一紙判決。這樣,妻子 則必須服從治療。

試讓患者"軟著陸" 紐約劇作家安受精神疾病困擾多年。

2012 年 6 月,她去紐約貝爾維尤醫院看病。 醫生診斷她正處於精神危機中,立即安排 她住院。她一會兒被推進心理治療室,一 會兒被送到藥房,心情陷入混亂和恐懼, 於是悄悄結賬出院。

她沒有回家,而是去了紐約聯合廣場 附近一處普通排屋。那裡是"紐約城降落 傘"試點項目開設的兩家"間歇中心"之 一,專門為處於危機中的人們提供心理支 持。在間歇中心,一切都是自願的。其宗 旨是:以人為本,將病情遏制在早期,讓 病人實現"軟著陸", 就像項目名稱"降落傘" 
那樣。

"它為接近危機的 精神病患者提供住院之 外的另一個選擇。"紐 約健康和精神衛生部助 理專員特里什�馬爾希 克說。中心每個工作團 隊包括一名社工、一名 心理醫生和一名受過專 業培訓的精神病患者。 他們對訪客的痛苦感同 身受,能更有效地幫助 訪客走出危機。

安說,間歇中心是她的理想之地。"我 有自己的房間、一個私人衣櫃、一間獨立 衛生間。我知道自己的行李在哪裡,如果 決定離開,隨時可以走,沒有人會把我按 倒,也沒有人強迫我吃藥,或對我說你是 個瘋子。治療期間,我感到鬆弛。"

"降落傘"試點項目得到美國醫療保 健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一項聯邦基金資 助,另外還有8個合作方提供贊助,2013 年1月開始運行。兩大"間歇中心"一個 設在曼哈頓,一個設在布魯克林區。

一項調查表明,參加"降落傘"項目 的患者中 80% 不再出現病征,84% 回到全 職工作或學習狀態,只有三分之一仍使用 安定藥。

這樣的項目成為美國強制醫療之外的 有效補充。

不可能成為犯罪的托詞 如果刑事案件的嫌疑人患有間歇性精 神病,美國法院將如何審判?不妨看一個 著名的例子。

故事要從好萊塢著名女星朱迪福斯特 談起,她牽涉出了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一 起"精神病殺人案",那就是震驚世界 的——里根總統刺殺案。

一個小伙子,拿著一把槍,堂而皇之 地朝美國總統開了幾槍。而他殺人的目的 更是讓人瞠目結舌,只是為了引起女星朱 迪福斯特的注意。

1981 年 3 月 30 日,當時里根上任僅 僅 69 天,他在希爾頓飯店和工會代表開會 後出門,約翰�辛克力突然接近,朝里根 連開了 6 槍,所幸,里根保住了性命,僅 用 12 天就恢復了。但是他的新聞秘書布雷 迪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頭部中彈,終身殘 疾。

接下來就開庭了。辛克力的爸爸盡其 所能,聘請了強大的律師陣容,也就有了 後來的結果。1982 年,法庭宣判,辛克力 在開槍射擊里根的那幾分鐘裡,精神病突 發,並拿出了合理的證據,而法庭也判處 辛克力無罪。

但是,後面發生的事情,會讓你知道, 美國法院對待間歇性精神病人犯罪毫不手 軟。

辛克力被證明"可能患有精神病", 那麼他就需要治病。他被送到美國最恐怖 的伊麗莎白精神病院接受治療,一步都不 許離開,甚至連父母都不能見。

因為在法庭上,律師們竭盡全力證明, 他的發病是突然的、沒有征兆的,因此要 從科學上證明他被治好了,他再也不會突 然發病了,幾乎是不可能的。

實際上,無論是法官,還是輿論,都 認為辛克力並沒有精神病。但是既然法院 判決了,律師撒謊了,那麼他們就必須承 擔責任。

2011 年,辛克力以身體疾病為理由, 要求放自己一條生路。聯邦法院再次以"患 病還無法查明"為理由,繼續將其關在瘋 人院裡。直到今天,辛克力還在那裡。

可見,美國採用的是"嚴重精神疾病" 的標准,盡量減少精神病患者犯罪的可能。 同時,精神問題也不可能成為犯罪的托詞。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