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shihaigouchen > 正文 字号:【  
 
斯大林女兒 叛逃美國的背後隱情
来源:Times

1967 年 3 月 6 日,無疑是斯維特蘭娜 一生中極富戲劇性的一個轉折點,這位蘇 聯前鐵腕領導人斯大林唯一的女兒,在這 天通過美國駐印度大使館,輾轉"叛逃" 美國,一時轟動世界。為此她與自己留在 蘇聯的一雙兒女阻隔了 17 年,直至 1985 年才重返祖國。

她早早便總結自己的一生:"我這一 生太沉重了,沉重得不堪傾訴,更不堪活 下去。"她的一生,比小說和電影無疑更 跌宕起伏,但傳奇的結尾卻充滿孤獨與荒 涼:斯維特蘭娜於 2011 年 11 月 22 日在美 國威斯康星州因結腸癌去世,終年 85 歲。 臨終時沒有子女在她身邊,一星期後,她 的死訊被女兒奧爾加通過郵件向媒體公佈。

斯大林的寵愛漸漸成為枷索

在斯大林的三個孩子中,唯一的女兒 斯維特蘭娜,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在遺留 下來為數不多的斯大林的書信中,他只對 女兒才使用親昵的稱呼。1926 年 2 月 28 日,斯維特蘭娜降臨人間,父親斯大林已 經 47 歲了,他格外用心地為她取了這個富 有詩意的名字——斯維特蘭娜,意思是"光 影",源於一首俄羅斯浪漫主義詩歌。要 知道那時候蘇聯干部的子女不是叫"奧克 佳布裡"(十月革命),就是"瑪佳"(五一 勞動節)。一時之間,蘇聯數千名新生兒 都因之起名為斯維特蘭娜。

斯大林經常撫摸、親吻、贊賞女兒, 親切地呼喚她為"小麻雀",但不是一切 都像童話那樣完美無缺。1932 年,斯維特 蘭娜的母親、斯大林的第二任妻子娜傑日 達*阿利盧耶娃在一次晚宴後,回到自己 房間,朝頭部開槍自殺。原因眾說紛紜, 已然成謎,最後斯大林下令嚴厲封鎖一切 相關檔案,黨內的公開說法是娜傑日達患 有"精神病"。6 歲的斯維特蘭娜被告知母 親死於急性腹膜炎,那時她對死亡還一無 所知。10 年之後,斯維特蘭娜在學習英語 時,從一份外國報紙上才得知母親死於非 命。

妻子死後,斯大林對女兒傾注了更多 的關注。他甚至稱女兒為"女主人",並 吩咐她給自己發命令,例如:"我的第一 秘書斯大林同志。命令你允許我和你一道 去看電影或者看戲。女主人謝坦卡(斯維 特蘭娜的昵稱)"——這是斯維特蘭娜兒 時常常玩的游戲。但隨著她漸漸長大,這 種強烈的愛更像是令人窒息的繩索,父女 代際間的矛盾也越來越突出。在後來的第 三本自傳《遙遠的樂聲》中,斯維特蘭娜 回憶:10 歲時,斯大林讓她讀《聯共(布) 簡明歷史教程》,可她認為這本書非常無 聊,讓父親很是生氣。"23 歲上大學時被 拉進黨組織,黨史考試卻不及格,這使得 學校的黨組織大為尷尬。我總是和著自己 個人主義的樂聲,踏著另一種節拍前進"。

在個人生活上,斯大林也古怪地對女 兒的衣著橫加干涉,如同過去對妻子一樣。 按照斯大林的命令,裙子的腰部要寬大, 要像睡裙一樣寬松;穿短裙或穿短袖毛衣, 都是犯禁的,因為他不喜歡別人看見女兒 的胳膊和膝蓋。當斯維特蘭娜從少先隊夏 令營給父親寄來一張身穿短裙的照片時, 斯大林勃然大怒,用紅鉛筆在照片上畫了 個大叉,又在背面寫道:妓女!"並派飛 機寄回。

被父親毀掉的初戀與兩次婚姻 

等到 1943 年斯維特蘭娜讀莫斯科大 學,她選擇專業也無法順遂自己的心願: 喜歡文學的她,在父親的命令下改學歷史。 畢業後,斯維特蘭娜不敢違背父親的意願, 成為教授蘇聯文學和英語的老師,之後還 曾做過文學翻譯。

同時,她的初戀也受到父親的強力干 涉。1942 年底,16 歲的斯維特蘭娜在一次 聚會上,結識並迷上了 40 多歲的電影導演 阿列克謝*卡普勒。斯大林討厭他的猶太 人血統,而且認為這個莫斯科著名的"情 場高手"惟一的本領就是擅長勾引女青年, 當著女兒的面,斯大林把卡普勒寫給她的 情書、照片、小說文稿、新劇本統統撕掉。 卡普勒也為這場戀愛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前後被強制關押了 10 年,直至斯大林去世 後才被放出來。

1944 年,斯維特蘭娜再次愛上一個猶 太人。這次她果斷地先斬後奏,跟曾經的 大學同學格利戈里*莫洛索夫迅速結婚。 無可奈何的斯大林對此的回應是:"是的, 春天來了,見你的鬼,你願意怎樣就怎樣 吧!"1945 年斯維特蘭娜生下一個男孩, 取名約瑟夫。但 1947 年兩人還是分手了。 離婚後,莫洛索夫很快被單位開除,父親 也遭到清洗,據說僅僅是念在他是自己外 孫的父親的分上,斯大林才沒置他於死地。

1948 年,斯維特蘭娜再次結婚,丈夫 是當時蘇共中央書記安德烈*日丹諾夫的 兒子,兩個"官二代"聯姻,婚禮極為盛大。 "(我們)婚前甚至沒有約會過。當時父 親年事已高,我不能總是違背他的旨意。" 婚後第二年,女兒卡佳出生,但這樁格外 "門當戶對"而缺乏感情基礎的婚姻不久 就破裂了,1952 年兩人離婚。"父親對此 極其不滿,不過在此之前他已經明白,我 總是做那些他不喜歡的事。"斯大林當時 已身患重病,無力干涉太多,不過父女間 的不愉快還是顯而易見。赫魯曉夫曾在回 憶錄中記下,1952 年的新年晚會上,斯大 林扯著女兒的頭髮強迫她跳舞。

1953 年 3 月 2 日,幾個月都沒見到父 親的斯維特蘭娜,在社會科學院的法語課 上被帶走,帶到當天凌晨中風的父親的軟 榻前,他已經無法說話了。3 天后,斯大林 死了。斯維特蘭娜後來寫道:"我感覺自 己從來不曾是個好女兒,從來沒有給這個 孤獨的靈魂、這個年邁的被世人拒絕的病 人以任何幫助......""曾經 27 年,我是父 親在精神上走向毀滅的見證人,我親眼目 睹了人們逐漸離他而去。慢慢地,他變成 了一尊陰沉的塑像。"

斯大林去世後,斯維特蘭娜仍享有父 親生前給予的待遇,比如公車和別墅。但 反對斯大林的運動不久便開始了,1957 年 斯維特蘭娜將名字改為斯維特蘭娜*阿利 盧耶娃,從母親的姓氏;同年,她 向政府提出收回對自己的一切特惠 待遇。

出逃美國,公開譴責斯大林 

1963 年 10 月,斯維特蘭娜與 來莫斯科治病的印度共產黨員布里 傑什*辛格相識,兩人一見鐘情。 但當時的蘇聯領導人柯西金反對 她嫁給一個外國人。在反復的拉鋸戰中, 1966 年辛格因肺結核離開了人世,他們終 沒能得到一張合法的結婚證書。斯維特蘭 娜隨後表示希望能到愛人的故鄉去,將他 的骨灰灑向恆河。經過漫長的等待,柯西 金終於同意了她的出國申請。

把辛格的骨灰撒到恆河後,斯維特蘭 娜躲開蘇聯克格勃方面的跟蹤,在 1967 年 3 月 6 日——原定回蘇聯的前一天,她跟誰 也沒打招呼徑直走進了美國駐新德里大使 館,要求政治避難。一開始,使館工作人 員還以為這是個玩笑。美蘇關係其時正逐 漸轉好,政府也擔心貿然接納她是否會損 害外交關係,但最終美國總統林登*約翰 遜還是決定將她接到美國,不過要求一切 低調。美國中央情報局馬上派員到印度接 應,斯維特蘭娜經意大利轉道瑞士,住了 6 星期後抵達紐約。上飛機前,斯維特蘭娜 最後一次答復:不後悔。

據有的資料顯示,當時蘇聯克格勃曾 一度對斯維特蘭娜動過殺機。斯大林的女 兒要到美國尋求保護,這一爆炸性新聞無 疑具有太多像征意味的解讀。柯西金回敬 她是一個"有病的人",赫魯曉夫認為"她 向蘇聯制度的敵人提供了笑柄",世界各 國媒體爭相報道,把這看成是"紅色公主" 對自己父親和國家的背叛。

至於出逃的原因,斯維特蘭娜談及寥 寥,在自傳中也僅只言片語地提到,部分 原因是認為當局虐待了辛格。此外,"當 時有一些人去了美國,我想效仿他們"( 赫 魯曉夫下台後,他的兒子也去了美國 )。 1967 年 4 月,斯維特蘭娜抵達紐約,她隨 後舉行媒體發布會,宣布永遠不會再回蘇 聯,並高調地發表一系列演說,公開譴責 蘇聯當局。她指責父親斯大林是"道德和 精神的惡魔",蘇聯體系"嚴重腐敗","布 爾什維克革命是一個後果嚴重的悲劇性錯 誤"。

1970 年,斯維特蘭娜再次墜入愛河, 這次的對像是一位美國建築師維斯勒*彼 得斯。巧合的是彼得斯在一次車禍中喪生 的前妻就叫斯維特蘭娜,他們見面就是前 岳母有感於此而撮合的。3 周後,他們舉行 了婚禮,拉娜*彼得斯成為斯維特蘭娜的 新名字。當年,44 歲高齡的她生下了第二 個女兒奧爾加。然而生活還是不能一切如 意,斯維特蘭娜因丈夫凡事聽命於前岳母 而屢屢爆發衝突,1973 年,這場"閃婚" 便走到了盡頭。

1978 年 11 月 20 日,斯維特蘭娜宣誓 加入美國國籍。而早在 1969 年,蘇聯最高 蘇維埃主席團就已決定剝奪她的公民權。 她甚至注冊成為共和黨員,還給自己最喜 歡的保守派雜志《國家評論》捐了 500 美 金。

17 年後重返蘇聯,又再次離開

三次婚姻,每次持續時間從未超過 4 年。反復無常,大概是斯維特蘭娜性格中 最明顯的特點。這與她成年後波折橫生、 爾後又動蕩漂泊的生活也許不無關係。斯 維特蘭娜討厭回憶過去,覺得自己"活得 像一個特殊背景下的奴隸",而另一方面, 她又憑借"斯大林"這個名字,寫了兩本 暢銷的自傳。《致朋友的二十封信》、《僅 僅一年》於 1967 年末、1969 年相繼出版, 這些書給她帶來了超過 250 萬美元的收入。

她曾公開譴責自己的父親——不啻於 一種"背叛",但《時代》周刊 1983 年的 報道中,她又撤回當年的控訴,並承認"如 果父親知道我做了什麼,他可能會槍斃 我"。斯維特蘭娜還時常不停地遠行搬遷, 她的朋友們表示,她似乎無法在一個地方 居住達兩年以上。

斯維特蘭娜對美國的看法也日趨復雜, 她最初宣稱:"我在美國的生活無比的自 由、快樂、多姿多彩。"後來逐漸體會到 美國社會不同於蘇聯的規則和秩序,給她 帶來種種的不適與孤獨。她覺得律師們騙 走了她大部分的稿費收入,對於媒體更覺 不勝其擾,毫無隱私。斯維特蘭娜曾出語 深刻地總結:"我今天要對所有潛在的變 節者說,不要忘記在河的另一岸是相同的 人類,他們也包括了一些不完美的、沉悶 的、無能的、背叛的、痴呆的人,一如你 們所離棄的那些人。我 17 年前所不懂的, 就是兩個超級大國在好的和壞的方面竟是 這樣相像。"

時代也在發生著變化,蘇聯官方於 1983 年解除了斯維特蘭娜與國內接觸的禁 令,這時大兒子約瑟夫已 38 歲了,是一位 內科醫生,他們重新取得了聯繫。對家人 的思念和在西方的孤獨使她吃了回頭草。 1985 年,這位曾經全世界知名的蘇聯流亡 者重返故土。她又公開肯定蘇聯的制度, 並對美國倒頭一戈:自稱是"中情局的寵 兒",從沒獲得過真正的自由。彼得斯夫 人和女兒奧爾加隨後被重新授予蘇聯國籍。

好景不長,斯維特蘭娜在俄羅斯生活 得並不愉快,奧爾加堅持佩戴十字架,無 視整個國家東正教的信仰。已是一名地球 物理學家的二女兒卡佳,甚至拒絕跟她見 面——她不能原諒母親"當年的冷酷"。 而他們還覺察到自己生活在克格勃的監視 之下。1986 年斯維特蘭娜再度離開蘇聯。

早在 1962 年,斯維特蘭娜就在莫斯科 秘密受洗加入東正教,盡管她從小接受的 是無神論的教育。由於愛人辛格的緣故, 她又信仰了印度的宗教。在美國期間,斯 維特蘭娜曾經是基督教科學派的成員,而 晚年在英國,70 歲的她又成為了羅馬天主 教的信徒,最終宣稱"我找到了一生都在 尋找的平靜和失去的希望"。斯維特蘭娜 一向不善於理財,這導致了她晚年生活的 窘迫。彼得斯死於 1991 年,大兒子約瑟夫 也於 2008 年 11 月過世,奧爾加遠在波蘭。 生命的暮年,孤獨如影隨形,她孤身一人 住在一家養老院裡。

斯維特蘭娜最後一次接受採訪是在 2010 年,當被問及父親斯大林是否愛她時, 她回答:"是的,父親愛我,因為我跟母 親一樣都有紅色的頭髮和雀斑。"盡管如 此,她依舊無法原諒他,"他毀了我的一 生。"她一再強調,"我想要告訴你,他 毀了我的一生。"斯維特蘭娜一生中不止 一次地歌頌父親,逃避父親,詛咒父親...... 愛和恨都同樣強烈。但正如她自言:"我 從來都是父親這個名字的政治囚徒。"她 終身無法擺脫斯大林女兒這一烙印,並由 此永遠改變了命運的軌跡。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