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meiguofukan > 正文 字号:【  
 
美國桂冠女詩人麗塔*達夫:我相信語言會唱歌
来源:Times

作為一名黑人女詩人,麗塔*達夫似 乎並沒有受到太多種族歧視與性別偏見的 影響,她的詩歌生涯仿佛一路蔭蔽在繆斯 女神的恩寵與庇護之下。1987 年,麗塔以 詩集《托馬斯和比尤拉》獲普利策詩歌獎, 以三十五歲的年齡,成為美國當代最令人 矚 目 的 詩 人 之 一。1993 年, 麗 塔* 達 夫 被美國國會圖書館任命為美國第七屆桂冠 詩人,成為史上最年輕的桂冠詩人,同時 也是第一位非裔女桂冠詩人,女詩人時年 四十歲。在種族差別尚真實存在的當今美 國,麗塔的詩歌能獲得如此高層次的肯定, 其卓爾不群的詩歌品質是可以想見的。

麗塔出生於俄亥俄州阿克倫一個黑人 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一個化學家。她的 家族在祖父母一代經歷了二十世紀初美國 歷史上南部鄉村黑人蜂擁而至北方工業城 市謀生的"大遷移",她的父母則是各自 工人家庭中第一個受到高等教育的人,祖 父輩們的奮鬥給麗塔創造了較好的成長環 境。麗塔從小生活在書香中,很早就顯露 出語言天賦。她與她的兄弟姐妹們自幼就 被鼓勵以學識來贏取尊敬。麗塔也不可避 免地從祖輩和父輩身上感受到等級與種族 偏見帶給他們的艱難。為麗塔後來贏得巨 大聲譽的詩集《托馬斯和比尤拉》即是以 麗塔外祖父母的生活為原型,以動情的詩 歌形式將歷史事件與個人經歷完美編織的 成功之作。麗塔曾說,她所有作品的目標 就是力求"將歷史事件與令人頓悟的詩歌 品質相結合"。詩集《托馬斯和比尤拉》 很好地踐行了這一點,在提倡敘事詩的當 時大受好評。平凡卑微如托馬斯和比尤拉 的一代美國黑人的生活影像,因此得以從 "歷史的底部"翻身而出,永遠地留在與 詩歌讀者的親密接觸中了。這部如編年史 詩般的作品大概可以視為麗塔與她的家族 之間珍貴的相互贈予。

作為黑人詩人,麗塔的貢獻還在於她 將一代非裔美國人的生活經歷及文明歷程 納入了更為廣闊的世界文化的遠景之中。 在麗塔的詩歌中,常常可見那些閃光的名 字,如設計年歷、預告月蝕的黑人天文學 家班納克爾(見《班納克爾》),喜愛佩 戴梔子花歌唱的著名爵士樂黑人女歌手比 莉*哈樂黛(見《金絲雀》),60 年代黑 人民權運動之母羅莎*帕克斯(見《與羅莎* 帕克斯在公車上》),以及那個有著"緞 子般和緩微笑"的爵士樂黑人歌王納*金* 高(見《星期五狐步舞》)......麗塔的詩 歌賦予這些形像以鮮明的個性特徵,生動 地保存了一代非裔美國人的生活圖景。

或許由於個人生活較為優裕,麗塔的 詩歌涉及種族問題時,聲音並不像早期黑 人詩人那般尖銳和憤怒,她更多的是一種 溫和甚至略帶詼諧的語氣。如《天空下沉 思》一詩,在第一節詩人嚴肅地思考自己 的膚色,承認自己"異鄉人的身份",但 第二節,詩人並沒有沿襲前面沉郁而無 奈的調子,筆鋒忽然變得輕鬆而調侃, "於是我踢掉涼鞋,走在它清涼的綠色 上。""誰說我們只有肌肉和體液? / 在這 裡我的腳就是原始。"沉重的主題頓時融 入小女孩般的嬌憨詰問中,匠心獨具,別 有意味。盡管麗塔的詩歌自然而誠實地正 視美國的種族問題,但這並非她唯一的詩 歌主題,她曾公開地表示,她渴望在更廣 闊的層面上為"人性"代言。在《華盛頓 郵報》的一次采訪中,麗塔曾這樣解釋:"很 顯然,作為一名黑人婦女,我關注種族問 題......,但當然不是我的每一首詩都會提 到這個事實:我是黑人。它們更多是關於 人性的詩,而且有時候,人性恰好也是黑 色的。我不能逃避,我也不會逃避任何真 相。"

麗塔詩歌更吸引人的是她作為女性 的本質和天性。尤其是她較早期的作 品,有著廣闊的想像空間和成熟果實般 細膩柔軟的質感,呈現一種憂傷的感性 的美。她關注女性的命運和內心,樂於 選擇家常的、為女性所熟悉的意像和細 節,以女性的視角和直覺來探索人生的 隱 秘, 展 示復雜的人性,如此敏感而微妙,仿佛一聲 嘆息,帶著慰藉與惆悵,輕輕地落在你的 耳朵上,融進你的心裡。如《白天的星星》 一詩中,那個淹沒在"嬰兒尿片"卻仍然 渴望思考空間與內心自由的黑人女子,"她 會睜開她的眼,/ 想起那個曾屬於她 / 一小 時的地方",誰說這惘然而無奈的一瞬裡, 沒有宿命的虛無與沉重呢?她的情詩尤其 溫軟動人。她寫給同為作家的白人丈夫弗 雷德的情詩《閑散的自辯》,"看到任何 東西我都會想起你——",女性的柔情撲 面而來。在情感的表達上,女性的溫暖、 直接或許永遠勝過男性的艱澀。"少年時 笨拙的回憶 / 湧向那些不中用的男孩子, / 他們唯一的才能就是毫無感覺地吻你", 嬌憨慧黠,躍然 紙上。而《調情》一首更 是寥寥數筆,道盡種種微妙與暗示——"冰 涼的果肉靜靜的——/ 我們嗅一嗅就將它吃 掉吧。"風情而矜持,令人莞爾一笑。

麗塔的詩歌措辭優美,語聲輕柔,在 網上欣賞她的詩歌朗誦,猶如聆聽溫柔的 耳語,極富音樂性,這或許部分受益於女 詩人對於音樂和舞蹈持續不斷的熱情。麗 塔從小就學習大提琴,婚後更酷愛與丈夫 跳交際舞,這些音樂上的本能的熱愛或許 無形中加固了詩人完美的語感。無論麗塔 以何種形式寫詩,風格如何變化,她的詩 都仿佛在印證她自己說過的一句話:"我 相信語言會唱歌。"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