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shihaigouchen > 正文 字号:【  
 
領導人互鬥 排斥白人 看不起女性 鮮為人知的黑人民權運動另一面
来源:Times

1963 年 8 月,美國黑人民權領袖們組織 了美國歷史上一項社會運動應該有自省的能 力,對自身的謬誤和偏見要有警惕和反思。 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組織及其領袖,在追求種 族平等的同時,自身言行中卻有著不平等的 東西,這到底是歷史的局限還是人性的弱點 呢?

1963 年 8 月,美國黑人民權領袖們組織 了美國歷史上影響深遠的"自由進軍"運動, 25 萬人——既有黑人,也有白人——從全國 各地向華盛頓進軍,為全美國的黑人爭取人 權。8 月 28 日,馬丁*路德*金在林肯紀念 堂前發表了著名的《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

1963 年游行確實是民權運動的一個頂點 和高峰,不過它的像征意義遠比現實意義大 得多,實際情況則要更為復雜和曲折,它的 光芒遮住了它的問題。包括馬丁*路德*金 在內的民權領袖們遠非道德完美主義者,在 他們爭取種族平等的光環後,還有著互相傾 軋、爭權奪利、排斥白人、看不起女性的陰 暗面。

一群沒有亞瑟王的圓桌騎士 當時在美國,組成黑人民權運動的除了 馬丁*路德*金領導下的南方基督教領袖會 議(SCLC)外,還有四大組織。這五大民權 組織互不統屬,也互不服氣。它們在目標、 行動方略和組織上都有相當的差異與分歧, 其領導者的個人關係也不太融洽。

把這五個組織拉到一起的則是泰克尼 克基金會,這個基金會背後有肯尼迪政府的 影子。基金會要求多個民權組織的領導者聚 首,共同商議籌款事項,免得互相競爭。到 了 1963 年 6 月,這樣的碰頭就變成了"民 權領袖聯合委員會"(CUCRL),民權領袖 們開始就彼此的分歧進行協商。

民權領袖聯合委員會這個名稱雖好,但 其實只是一個姿態,而非現實。民權領袖們 相互合作的場景並沒有出現。

馬丁*路德*金在當時已經成為媒體的 焦點人物,由於他在蒙哥馬利罷乘運動中的 出色表現,加上他的個人魅力,使得他被當 時大多數民眾和精英所接受。他當時年紀還 相當輕,只有三十四歲。這就引發了許多人 的嫉妒與羨慕。

五大組織中,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是美 國最早的、也是最大的黑人民權組織,組織 機構最完備,每年籌款的數量也最多,該會 的主席羅爾*威爾金斯對馬丁*路德*金並 不服氣。

一次會議上,威爾金斯靠在桌子上,對 金說道:"馬丁,前些天有個聰明的記者對 蒙哥馬利(罷乘運動)做了番調查,得出結 論說,盡管你們搞出了那麼多大肆張揚的舉 動,你們沒能在任何一輛城市公汽上廢除種 族隔離,是司法行動做到了這點。"

馬丁*路德*金平靜地回答道:"我們 完全知道這點,羅伊。我的同仁認為,只有 把非暴力直接活動和司法行動結合在一起, 才能達成目標。"

羅伊並沒有服氣,他追問:"那好吧, 馬丁,請你好心告訴我,你們的活動到底廢 除過哪種隔離?"

金答道:"我猜我唯一廢除過的隔離就 是一些人的心。"

種族平等大會的領袖詹姆斯*法默同全 國有色人種協進會也有過類似的衝突。種族 平等大會是自由乘車運動的最早發起者,在 1961 年,這個組織有大批的參與者被投入 密西西比州的監獄,是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 的法律部門將他們保釋出來的。當時就有人 說,"種族平等大會將人送進監獄,全國有 色人種協進會將他們保出來。"法默很不高 興。

法默與馬丁*路德*金也有過節。當時 南方基督教領袖會議以自由乘車運動的名義 籌了一批款子,卻沒有分給法默。金也反過 來指責種族平等大會以蒙哥馬利罷乘運動和 入座運動為名籌款。(說起錢,順便說一下, 各民權組織始終沒能在這一問題上達成大的 合作,都把自己的捐贈人藏著掖著。)

換句話說,"華盛頓進軍"所表現出來 的民權組織的團結與統一,其實並不真實。 用法默自己的形容來說就是:"我們是圓桌 會議上的騎士,但是卻沒有一個亞瑟王,每 個人都是領導,每個人都沒有領導。"

在民權運動初始的時候,這些組織還可 以相安無事,但是隨著日後眼球爭奪戰的日 益激烈,民權組織之間的松散團結就開始崩 潰了。而這種崩潰,直接給民權運動的繼續 發展帶來了很大的阻礙。

排斥白人,民權組織也搞"種族隔離" 如果我們仔細觀察"華盛頓進軍",還能看出些其他東西,其他缺失的東西。 在游行中,我們能看到許許多多的白色面孔,四分之一的示威群眾由他們構成。 但是黑人民權領袖們卻刻意排斥他們。在 當時,黑人和白人的關係是非常微妙的, 這裡有個真實的故事:有一次,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接到一 個電話,一個帶著濃厚南方口音的人說道: "我要跟黑鬼頭目講話。"

接線員什麼也沒說,就掛掉了電話。 一會兒,電話打了回來:"我說了,我要跟 黑鬼頭目講話。"接線員努力用最有教養的 語調回答道:"先生,我們這非常繁忙,請 不要再次打來。"

"小姐,你以為你是誰啊,我要跟黑鬼 頭目講話。"

接線員將電話轉接給一個助理人員。打 電話的人問道:"你是黑鬼頭目嗎?"該助 理說:"聽著,伙計,我們在忙正經事,沒 空陪你瞎胡鬧。你要打騷擾電話,請到別處 打去。不要再來煩我們。"

接下來,這個電話直接打到了羅伊*威 爾金斯的私人電話上。

"你是黑鬼頭目嗎?" 羅伊*威爾金斯憤怒地答道:"告訴你,

本協會半個世紀以來都在同你這樣的偏見人 士鬥爭。我們會繼續鬥爭,直到把你們這種 種族主義掃除出這個國家。我不知道你是 誰,但是如果你繼續打來的話,我們就會追 蹤你的電話線路,找到你打電話的地方,我 們會很輕易地發現你在哪裡,我向你保證, 我們會將你繩之以法。"

"嗯,我很抱歉,"電話裡的人說道, "我的母親剛剛過世了,她總是很寵愛黑 鬼。她立下遺囑,說要捐獻一百五十萬美 元來幫助可憐的黑鬼。所以我想看看能不 能同這裡的黑鬼頭目說說話,簽訂一份協 定,把錢轉過來幫助黑鬼。"

聽到這裡,威爾金斯大聲清了一下喉 嚨:"我就是黑鬼頭目,請講。"

這個故事其實反映了一個現實,那就 是從白人那裡籌集的款項占到了各民權組 織資金的大部分,盡管許多人對黑人有這 樣或那樣的偏見,但仍然願意幫助黑人。 比方說,民權運動中非常關鍵的選舉教育活 動,就是由上文中提到的泰克尼克基金會和 斯特恩家族基金(Stern Family Fund)出資 87 萬美元支持的。此外,在政治上、在道德 上許多白人都是黑人民權運動的最大奧援。

如果白人的作用是如此之大,他們在民 權組織領導結構中的缺失就更醒目了。"華 盛頓進軍"之時,站在台子上講話的 白人,沒有一個是民權領袖。

拿馬丁*路德*金的南方基督教 領袖會議來說,盡管金本人在演講中大 聲疾呼:"黑人男孩和女孩將能與白 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攜手並進。" 盡管他的理想一直是混淆黑白,締造 一個種族融合的公正社會,他所締造 的卻是一個標準的以膚色劃分邊界的 組織。

金刻意將其組織局限在黑人和南 方內部,倒不是講究"黑人權力", 他有一個很實際的理由,那就是避免南方的 白人認為他是被北方的"壞白人"所操縱的, 也避開聯邦調查局對存在共產黨滲透的懷 疑。他這種功利上的考慮實際上造就了另一 種"種族隔離"。其他的民權組織也多多少 少有這種情況,尤其是大學生非暴力協調委 員會,日後竟然驅逐了所有白人工作人員。

女性淪為民權運動中的二等公民 演講台上缺失的還有另外一個發言者:

婦女。 婦女在民權運動中的地位不可小視。有學者做過一番統計,在 1964 年以前的民權 運動中,黑人女性參與要比男性多。在 30 到 50 歲的年齡段,黑人女性的參與數是男 性的三到四倍。

她們為民權活動家提供各種支持,一 名民權人士寫道,"總是有一位'媽媽'在 場。""她通常是社區中爭強好勝的女人, 語言坦率、善解人意,情願赴湯蹈火。""她 白天砍一整天棉花,傍晚又能給幾十人准備 美餐,然後就在前面的門廊坐到半夜,懷裡 橫擺著一支短槍,用以保護在她家住宿的宣 傳隊。"除了洗衣做飯之外,她們在諸多 民權活動中也都是主要參與者和組織 者,起著運動的脊梁作用。

但是,唯一上台發言的一名婦女 卻只是一名來站台的歌星。

今年 4 月 20 日去世的美國"民 權教母"多蘿西*海特,當時是全國 黑人婦女協會(NCNW)的主席,她 在一開始就參與了 CUCRL 中的討論 與協商,是六位主要男性領袖之外的 第七人,被稱為美國"國家寶藏"。 當她要求在游行中體現出女性的參與 和女性的訴求之時,游行的實際組織者柏雅 德*羅斯廷回答說:"女性已經被包括在內 了,每個組織都有女性在裡面,工會、教會 裡面都有。"然後就是一通推托:"我們有 太多的演講者了,時間會拖得太長,發言者 裡面已經有了馬哈麗雅*傑克遜(靈歌女歌 手)"。多蘿西*海特憤怒地反駁道:"但 是她不會發言,她不會代表婦女發言,也不

會代表民權發言,她只是來唱歌的而已。" 事情提交到馬丁*路德*金那裡,他也只是推諉。這不奇怪,馬丁*路德*金領導 的南方基督教領袖會議本身就是一個男子沙 文主義氣息特別濃的組織,有女性回憶說: "我還很清楚地意識到運動中存在的男性沙 文主義,歷來,只要有女性在座,她就要被 支使著去端茶倒水、作記錄。"

埃拉*貝克是一位老資格的女性民權運 動家,在這個組織中干過一陣子,她評價道: "首先,我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老女人, 這就帶來了一些問題 ?? 牧師們認為女人的 角色是服從命令,而不是發號施令,還有面 子問題,他們感覺到我有領導能力,也比他 們懂得多。" 構成南方基督教領袖會議主體 的牧師們非常不喜歡被女性指使,也不喜歡 女性拋頭露面擔任領導職務。在這裡,許多 婦女被蓄意排除在決策層之外。在其他的民 權組織中,也有同樣的現像。

正是在"華盛頓進軍"之後,許多婦女 開始對民權運動表示失望。一名女權活動家 在一次演講中怒火朝天地說道:"在過去的 幾個月內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一種傾向,那 就是把女性看作是二等公民、花瓶角色、榮 譽嘉賓,而不是把她們看成是民權活動的參 與者。" 多蘿西*海特用"開眼"來形容自 己的感受,並開始重新審視民權運動。

在台上無論缺失的是白人,還是婦女, 其實都反應出了民權運動自身的一個大問 題。民權運動以實現美國社會的平等和多樣 性為目標,但是在實踐過程中,因為功利或 其他考慮卻在組織內部壓制著多樣性的存 在。而這,其實是和運動自身的道德訴求相 違背的。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