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meiguogushi > 正文 字号:【  
 
他救了美國股市 卻成了階下囚
来源:Times

1929 年,美國股市發生了歷史上最為 著名的一次崩盤。這次股災及隨後而來的 大蕭條迫使羅斯福總統實施"新政",並 開始了對華爾街的實質性改革。在這次股 災中,紐約證券交易所代理總裁理查德� 惠特尼罕見地出現在交易大廳,為紐約銀 行巨頭拿出來托市的 2000 萬美元奔走。然 而同時,紐約證券交易所也遭遇了它最為 尷尬的歷史時刻,惠特尼因盜用他人款項 等醜行而鋃鐺入獄。美國作家約翰稴�戈 登在講述華爾街歷史的《偉大的博弈》一 書中對此有著詳細的描述。

在 1929 年的勞工節後,股市重新開 盤,第二天市場就開始下跌,有的時候很 猛烈,有的時候稍稍溫和一點,但一 直在持續不斷地下跌。整個夏季到處 彌漫的那種股市可以漲到天上去的氛 圍逐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神經質 般的緊張和一些令人喪氣的論調,聽 上去仿佛是穿過墓地的呼嘯聲。

沒有什麼比所謂的"巴布森突 變 " 更 能 反 映 當 時 那 種 投 資 氣 氛 的 驟 變 了。 羅 傑� 巴 布 森(Roger Bobson)當時是一個很不起眼的投資 顧問,當市場一路高歌猛進的時候, 他一直持悲觀的看法,但是人們對他 關於市場即將要下跌的預言充耳不 聞。9 月 5 日,他在馬薩諸塞州韋爾 斯利的一個午餐集會上講道:"我再 說一遍我去年和前年的這個時候說過 的話,那就是,或早或晚,一場股市 崩盤將會來臨。"當他這番毫無惡意 的言論在當天下午 2 點出現在大顯示 牌上時,市場立刻掉頭向下,開始暴 跌,到了 3 點股市收盤時,很多大股票都 下跌了 6-10 美元。最後 1 小時,交易量竟 然達到了令人難以相信的 200 萬股。

即使此時,羅傑�巴布森的預言仍然 被大多數人嗤之以鼻,但是有關技術調整 的論調已經開始隨處可聞了,而《華爾街 日報》仍然在預測秋季將會是牛市,當 然,它同時也寫道:"不可避免地,有些 股票會上漲,有些股票會下跌。"耶魯大 學經濟學教授歐文�費雪(美國經濟學家, 設計出價格指數以考察經濟趨勢)因其在 1929 年 8 月的著名論斷("看來股市已經 達到了一個永遠不可能超越的高度")而 在歷史上獲得了讓人有點難以信服的不朽 地位,他此時也仍然認為股市的長期趨勢 是好的,雖然語氣不再像以前那麼肯定了。

但是,一些天生謹慎和嗅覺靈敏的投 資者已經開始撤離市場了。德柯普特-道 莫斯公司(Decoppet and Doremus)是美國 當時兩家最大的零股交易經紀公司之一, 它的合伙人之一羅蘭�斯特賓斯(Rowland Stebbins)開始對華爾街感到厭倦了,這裡 的一切對他來說都已經有點索然寡味了。 他決定去做一個百老彙的制片人,所以, 他在 8 月將自己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的交易 席位賣出,售價為 64 萬美元,將通貨膨脹 考慮在內的話,直到今天,這個價格仍然 保持著紐約證券交易所席位價格的最高紀 錄。

阿爾伯特�威金(Albert Wiggin)是大 通國民銀行(Chase National Bank,該銀行 在 20 世紀 50 年代初與曼哈頓銀行合並, 成為今天的大通曼哈頓銀行)的總裁,他 走得更遠。早在 7 月,他就清醒地預見到 股市崩潰迫在眉睫,於是悄悄地賣空了 4.2 萬股他最"了解"的股票(指他所任職的 大通國民銀行的股票)。威金每年領著大 通銀行 27.5 萬美元的高薪,其職責本應為 維護大通銀行的股東利益,卻在這家公司 股票隨後的慘跌中賺得盆滿缽滿。當然, 大部分人不如威金和斯特賓斯這兩人目光 敏銳,但隨著勞工節後的市場跌勢不減, 越來越多的投資者決定撤資離場,於是市 場的下跌就如同滾雪球一樣,一發而不可 收拾了。

10 月 18 日,星期五,股市加速放量 下跌。同樣,星期六上午,情況也不見好 轉,只有那些天生的樂觀主義者還對市場 抱有希望。《華爾街日報》預測下周一市 場將會反彈,一向樂觀的費雪則把這次下 跌稱為"市場只是把一些神經質的非主流 力量甩出去"。到了星期一,有 600 萬股 的股票易手,這是一個巨大的交易量,但 是下跌的股票數目遠遠超過上漲的股票數 目。星期二,市場短暫反彈,但是到了星 期三,市場再次下跌,在那個 300 萬股就 可以稱做是"交易異常活躍"的時代,這 一天再次創下了 600 萬股的巨額日交易量。 即使是那些最安全、最穩健的股票,包括 AT&T,都在這一天蒙受了慘重的損失。

10 月 24 日,這一天很快就被稱做"黑色星期四"。清晨,華爾街籠罩在一片悲 哀的氣氛之中。前一天晚上,全美各地的 經紀公司裡賣單已經堆積如山。當開盤的 鈴聲響過,股票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易手, 股價狂跌。每一輪股票的下跌都引發一輪 新的追加保證金的要求,而這又進一步使 得市場下跌,並引發更多增收保證金的要 求。與此同時,空頭們整個上午都在無情 地砸盤。賣空的單子越來越多,焦急的人 們和投機者們擁擠在大街上和寬街街頭聯 邦大廳的台階上。交易所的一個供游客參 觀、可以俯視交易大廳的走廊上也擠滿了 人,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哭泣,直到上午 11 點,交易所決定把這個走廊封閉。到中 午,市場市值已經蒸發掉 95 億美元。

紐約的銀行巨頭們都聚集在"街角", 和托馬斯�拉蒙特(Thomas Lamont,摩根 集團的高級合伙人)一起緊急磋商,此時 小摩根正在歐洲。這些銀行在市場上都陷 得很深,有些還正在承銷新股票,如果這 些股票賣不出去,這些銀行將面臨絕境。 為了保衛市場,同時也為了保衛他們自己, 他們決定拿出 2000 萬美元來托市。在這天 下午 1 點 30 分,理查德�惠特尼(Richard Whitney)—當時紐約證券交易所的代理 總裁—走進了交易大廳。雖然紐約交易所 總裁經常會出現在交易大廳上面的主席台 上,但是總裁—哪怕是代理總裁—親自來 到交易大廳還是一件非常罕見的事。高大 而威嚴的惠特尼快步走到美國鋼鐵公司的 交易櫃台,詢問最後一次賣出的價格,他 被告知是每股 205 美元,但是實際價格已 經又掉了幾塊,仍然沒有買家。惠特尼引 人注目地宣布:"我出每股 205 美元的價 錢買 1 萬股。"接著他從一個交易台走到 另一個交易台,一個接一個地下了很多類 似的買單,購買那些藍籌股裡的藍籌股, 直到將 2000 萬美元全部投入股市,這個 數目大約相當於今天的 1.5 億美元。他的 策略成功了,至少暫時如此。按今天的話 說,在惠特尼以那種萬人矚目的方式將錢 投到市場後,市場又被那些出錢救市的銀 行家拉回到了"可控局面",空頭們轉而 開始購進股票,以便將他們的賣空賬戶平 倉。市場開始止跌回升,早些時候投資者 令人心痛的損失稍稍得到一些彌補,有些 股票甚至在當天還微幅收高。例如,美國 鋼 鐵 公 司 當 天 的開盤價是每股 205.5 美 元, 日 中 交 易 曾 達 到 過每股 193.5 美 元的最低點,而 收盤價格為每股 206 美元。當天 的 交 易 量 非 常 驚人,達到了 1300 萬股,以至於股票自動 報價機直到傍晚 7 點多,也就是閉市 4 個 多小時後,還在嘀答不停地吐出記錄報價 的紙帶。

周五,市場進一步反彈,但是到了周 六,市場再次下跌,只是這一次沒有 出現什麼恐慌的跡像,一些人開始認 為最黑暗的日子已經過去了。

到了星期一,市場上傳言四起— 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假的,有的說華爾 街的巨頭們都在做空,有的說一些孤 注一擲的計劃正在醞釀之中,有的說 新的賣空襲擊就要來臨,等等,於是, 股市再一次開始下跌。接下來,星期 二,也就是 10 月 29 日,賣單像雪崩 一樣毫無中斷地傾瀉下來,從洗碗女 工到銀行家,每個人似乎都在拼命賣 出。有些賣單是非自願的,是投資者 受到追加保證金的要求,不得不忍疼 割肉變現。這一天交易量達到了天文 數字般的 1600 萬股,創下了此後近 40 年中的最高紀錄。據說,這一天,自 動報價機源源不斷地打出所有交易的 報價紙帶,總長度超過了 1.5 萬英裡, 直到閉市後 4 個小時才結束。 星期二早晨的《紐約時報》上有這麼 一段話:"那些一向謹慎的投資者現在可 以放心大膽地買股票了。"而娛樂業行業 刊物—《繁華》(Variety)卻因它當天的 頭條標題而在新聞史上贏得了不朽的地位: "華爾街摔了一個大跟頭"(此處原文為 "Wall Street Lays An Egg",在美俚語中, lay an egg 指完全失敗,有嘲諷的意思)。

股市在星期三反彈,資金開始湧入市 場買入一些超跌股。在這些買家中,據說 有約翰稤�洛克菲勒(John D.Rockefeller) 和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惠 特尼宣布,因為交易所的後台來不及處理 所有的交易,股市在星期四將只有下午半 天開市,並隨後休市,直到下一個星期一。

星期一,市場繼續下跌,跌幅接近前 一周星期二的一半,這樣下跌的勢頭一直 延續到 11 月 13 日這天才止住,這輪熊市 最終氣數耗盡,而此前兩年半中市場辛辛 苦苦積累的所有收益都已然付之東流了。

在黑色星期四的那次股市大危機中, 惠特尼因他的英勇行為—當然是用別人的 錢—而成為華爾街上最出名的經紀人,他 對自己的表現津津樂道,甚至買下了他當 初買入 1 萬股美國鋼鐵公司股票的那個交 易台,把它安置在理查德�惠特尼公司的 會客室裡(現在這個交易台就陳列在紐約 市博物館內)。

他的公司規模很小,即使按照當時華 爾街的標準而言也是如此,但他有一個很 重要的客戶—摩根銀行,惠特尼的哥哥喬 治是摩根公司的合伙人,因此,惠特尼拿 到了摩根公司的經紀業務。"摩根銀行的 經紀商"給了他的公司很多殊榮,但實 際上並沒有為他帶來太多的佣金收入,因 為摩根公司在二級市場上只有很小的業務 量。

盡管這樣,惠特尼卻過著一種窮奢極 欲的生活,他是多個私人俱樂部的會員, 在曼哈頓東 73 大街有一棟豪宅,在新澤西 州的遠山有一個大農場,他經常在那裡獵 狐狸。在 20 世紀 20 年代後期,他每個月 的花銷至少為 5000 美元,而當時一個中產 階級家庭的年收入才 2500 美元。於是,他 面臨著一個大問題—入不敷出。他的經紀 公司的收入根本不夠維持他這種奢侈的生 活方式,為了補差,他恣意從他的哥哥那 裡借錢,從朋友和同事那裡借錢。起初, 他很快就還錢,但又會以同樣快的速度馬 上再借。他也在路邊交易場投資於各種垃 圾股票,但就像數目多得驚人的華爾街專 業人士一樣,當涉及個人理財時,他就成 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笨蛋。投資中最為重 要的原則是"該斬倉時要斬倉,見好就要 收",而惠特尼的投資卻一虧再虧,直到 最後連老本都賠光了。

在繁榮的 20 世紀 20 年代,惠特尼在 華爾街的游戲中還算成功,至少沒有陷入 什麼災難,但是到了 30 年代就完全不同 了。1931 年,他的公司的實際淨資產不足 4 萬美元—這一點當時並不為人所知,甚 至連惠特尼本人也不了解,而他的個人債 務則高達近 200 萬美元之巨。然而,這絲 毫不能改變他的生活方式,於是他開始偷, 從他的合伙人、朋友、客戶、俱樂部、兄 弟,甚至他的妻子那裡偷。就像所有的貪 污和盜竊最終都不可避免地要敗露一樣, 惠特尼最終也被戳穿,1937 年 11 月 19 日, 他的世界開始分崩離析了。

惠 特 尼 是 紐 約 證 券 交 易 所 退 休 基 金(New York Stock Exchange"s Gratuity Fund)的托管人,雖然叫退休基金這個名 字,這個基金實質上是交易所會員為他們 的家人設立的一種人壽保險計劃。在每個 會員去世的時候,這筆基金向該會員的家 庭支付兩萬美元。被提名為這個基金的理 事被認為是一項很高的榮譽,當惠特尼從 紐約證券交易所總裁職位上離職的時候, 他被授予了這項榮譽,但他隨後的所作所 為實際上卻是逐步侵吞這筆基金的資產。

惠特尼的公司一直是這只基金的經紀 公司。在 1937 年 3 月,理事會決定賣掉市 值為 22.5 萬美元的債券,並用銷售債券的 所得購入新證券。理事會把這些債券交給 惠特尼去出售,但卻從沒有見到過新證券 的影子。實際上,惠特尼根本就沒有買入 任何新證券,因為他已經用那些債券做了 他個人貸款的抵押品。到 11 月,惠特尼已 經從基金中盜用了超過 100 萬美元的巨額 款項,而且,他沒有任何償還能力。

基金會計幾次向惠特尼索要這些證 券,但都遭到毫不客氣的拒絕。最終,他 只好在 11 月 19 日惠特尼缺席的一次會議 上將這一情況通報給了其他理事,理事們 投票要求惠特尼立即交出這些證券,但惠 特尼做不到—它們已經像惠特尼其他所有 的投資一樣化為烏有了。

( 未完待續)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