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meiguogushi > 正文 字号:【  
 
美國第一位首富——雅各布·阿斯托
来源:Times

與中國做過茶葉、絲綢、和鴉片生意 的約翰*雅各布*阿斯托,是美國第一位 首富。他的經歷是美國移民成功的典型, 他生活在十八世紀下半葉和十九世紀上半 葉的美國,但阿斯托家族直到現在仍然是 美國最富有的家族之一。一八四八年,阿 斯托去世時,他的家產在當時是二千萬美 元,占當時美國GDP的一百零七分之一, 合今天的一千一百零一億美元。

 生 德 國 屠 夫 家 庭 1864 - April 15, 1912

一七六三年,約翰*雅各布*阿斯托 出生在德國的一個屠夫家庭,作為一個屠 夫,他父親約翰*阿斯托,從未弄到過足 夠的食品。約翰*雅各布從來都沒弄明白 為何他父親總是錢財兩空。

一七七九年,約翰*雅各布十六歲時, 他哥哥喬治邀請他去英格蘭。約翰*雅各 布離開德國前,他駐足村邊,回頭凝視同 時暗中發誓,就像是對著在他五歲生日前 去世的母親表示,他要做一個誠實、勤勉 和永不投機的人。在經商生涯中,約翰* 雅各布遵循了三個人生准則中的頭兩個; 在個人事務中,則信守著後兩個。

約翰*雅各布在倫敦住了四年,學習 英語,攢錢准備去美國,雄心勃勃的約翰* 雅各布的目的很明確。

帶著七支長笛只身赴美

一七八三年秋,約翰*雅各布出發去 美國時,身上只有五個基尼(當時的英國 貨幣),七支長笛;前者是生活費,後者 是從哥哥那買來的,這就是二十一歲希望 成就一番事業的約翰*雅各布的全部家當。

輪船出發晚了,還沒到弗吉尼亞,海 灣就凍上了,旋風讓船在巴爾的摩南面滯 留了一天,寒冷的天氣將船困在了冰上。 阿斯托在巴爾的摩沒有人認識,他還要在 船上岸之前,先付食宿費,這時他艱難地 坐在船上。阿斯托的注意力被同船乘客的 經商軼事所吸引。他們激發了阿斯托的想 像力,讓他產生了極大的勇氣,於是,他 跳下船頭,越過封凍的海灣,踏上了巴爾 的摩。

從沿街叫賣樂器到開毛皮店

在前往紐約之前,阿斯托一直逗留在 巴爾的摩。去紐約,是阿斯托人生中重要 的決定。紐約作為港口和貿易中心得天獨 厚。紐約港是大西洋沿岸最好的港口,俯 瞰著赫德森山谷,它還提供了從紐約州北 部到加拿大的毛皮產區的通道。紐約的經 濟環境經歷了獨立戰爭的蹂躪,戰爭期間, 紐約市人口銳減。如今戰爭過去了,城市 需要復蘇,紐約有著各種商機。阿斯托把 握著復蘇的機會,置身商海,沿街叫賣長 笛和樂器。很快阿斯托又有了其他生意, 主要是毛皮生意。

阿斯托喜歡生機勃勃的紐約,沒過幾 年,他就把自己只有兩間門面的小店搬到 了百老匯大街。店裡掛滿了各類毛皮,還 有一些倫敦造的樂器。阿斯托與一般店主 不同,他不愛呆在店裡。更多的時候,阿 斯托是直接到北部山區和印第安人打交道; 他派人在紐約收購舊槍和烈酒,用它們和 印第安人交換毛皮。阿斯托的語氣溫和而 堅定,滿臉的滄桑顯示出堅毅的力量,他 的德國口音也讓人感到新鮮。慢慢地,阿 斯托學會了四種印第安部落語言,這為他 的生意帶來了便利。

阿斯托用兩塊美元購的舊槍,在印第 安人那裡可以換四張毛皮,二十四美元的 新槍也只能換四張毛皮。因為阿斯托和印 第安人的良好關係及信譽,讓他總能買到 上好的毛皮,經過精心整理、加工、包 裝,運往倫敦。倫敦的富人們熱衷於美 麗的毛皮飾品。阿斯托的毛皮在倫敦能 讓他得到十倍以上的利潤。所獲利潤, 阿斯托會在倫敦大量采購飾品、毯子、 珠寶等,運回紐約。

一七八七年秋,阿斯托與莎拉*托 德成婚,這段婚姻給阿斯托帶來了三百 美元的嫁妝及一個精明的頭腦。很快, 莎拉對毛皮的鑒賞力就超過了阿斯托, 他對此沒有懷疑。莎拉半開玩笑地要求 阿斯托,對其在存貨鑒定和戰略規劃方 面需付每小時五百美元的報酬。因為, 早期的各種磨練和對生意的遠見,阿斯 托在一八零零年以前就成了紐約的商界 領袖之一。

開拓中國市場

一八零零年初風和日麗的一天,一 艘滿載毛皮的貨駛出了紐約港,進入大 西洋。這是一次穿越大西洋,再通過印度 洋,直抵太平洋彼岸廣州的遠航。當船身 隱沒在大海之中後,貨船主人阿斯托回到 了自家商店。阿斯托穿著十分普通,看不 出有錢的痕跡,但在當時,阿斯托已經是 擁有二十五萬美元身價的大商人了。這次 遠航,是阿斯托的中國朋友鄺廣發,建議 並親自操作的。

回到家中,莎拉對阿斯托說出了她對 這次商業航行的擔憂:從紐約到中國的航 程要一年多的時間,而且我們對中國可以 說是一無所知,要是鄺一去不回的話,我 們的貨物豈不是丟進了大海嗎?阿斯托對 莎拉說出了他的想法:要知道,我們做生 意的有一句諺語"中國人要比十二個保羅 還要可靠" 。

盡管,阿斯托手中有東印度公司的經 營特許證,允許他的貨船可以隨東印度公 司船隊一起航行,並在任何東印度公司的 碼頭停靠。但是,在十三個月的航程中, 任何事都可能發生。這一切靠的是阿斯托 對中國這個東方大國財富的向往和對自己 經商經驗的自信。

阿斯托的貨船航行在茫茫大海上,船 上滿載他精選的上等毛皮——主要是海狸 皮,他對這種柔暖輕滑的毛皮特別青睞。 經過艱苦的航行,船只抵達了廣州。船上 的毛皮通過十三行銷售一空,然後按阿斯 托的指示,將所獲資金全部購買了茶葉、 瓷器和絲綢。

首次駛往中國的貨船,經過漫長的 十三個月後,於一八零一年春天,滿載著 中國商品返回紐約,貨物很快傾售一空。 結算後,阿斯托發現獲利高達五萬美元。 一次航行,為他賺來了十六年積攢下的全 部身家的五分之一。這次航行對阿斯托來 說意義重大:此後他毫不猶豫地加大投入, 組建船隊,往返於中美之間。

同時,阿斯托與未來的中國首富伍秉 鑒開始了交往。當時伍秉鑒尚未繼承父業, 後來這兩位太平洋兩岸的首富有了二十年 的間接交往。他們的財富,部分來自於與 對方的貿易。

在第一次與中國的貿易中獲利後,阿 斯托開始建立自己的船隊。到了一八零九 年,阿斯托有了一支擁有五艘船的船隊來 往於中美之間。

探險俄勒岡

阿斯托在一八一零年派遣了兩支探險 隊向俄勒岡地區進發,一支從陸上,沿途 進行勘察並尋找貨源。另一支探險隊, 從海上繞過合恩角,於次年四月抵達 哥倫比亞河口,建立起了阿斯托里亞 貿易站。是為美國在太平洋沿岸建立 的第一個社區,是日後美國堅持擁有 俄勒岡的領土主權的重要依據。

一八一二年,美英戰爭爆發,美 國對太平洋沿岸的阿斯托里亞鞭長莫 及,英國以五萬八千美元的價格強行 接 管 了 阿 斯 托 里 亞。 阿 斯 托 損 失 了 一百萬美元。

但是,整個戰爭期間,阿斯托的 生意從未停止。戰爭結束時,他囤積 了大量毛皮,由此取得了巨額利潤。 除了作為商人的投機天性,也表明了阿斯 托對美國能在戰爭中取勝的信心。這種對 國家會強盛的堅定信念,貫穿於阿斯托生 命的始終,是他進行各項投資活動的基石。 與他惺惺相惜的傑斐遜總統卸任後,阿斯 托對其繼任者麥迪遜同樣支持。一八一二 年戰爭末期,美國政府面臨破產,阿斯托 和另外一位富翁史蒂芬*吉拉德一起買下 了所有無人購買的政府公債,盡管這是一 項投資,但阿斯托的愛國熱情可見一斑。

壟斷毛皮貿易 

經 濟 獨 立 是 政 治 獨 立 的 基 礎。一八一二年戰爭被稱為第二次獨立戰爭, 此前美國並未獲得平等的經濟地位。隨著 一八一二年戰爭結束,年輕的合眾國自獨 立以來面臨的大部分困難被克服了。許多 人堅信當時至關重要的是保護美國制造商 的利益,使他們能獨立面對外國的競爭。 以國會領袖亨利*克雷為首的議員們,極 力建議實行貿易保護主義。在這樣的背景 下,一八一六年,阿斯托成功游說國會通 過了一項法律,禁止外國人在美國與印第 安人進行貿易。加拿大競爭者被排擠了出 去,這是阿斯托完成壟斷的關鍵一步。

阿斯托從一八一六年的貿易保護主義 法案中收獲巨大。五年後,阿斯托的美國 毛皮公司壟斷了密蘇里河地區的貿易。阿 斯托繼續西進,把勢力擴展到了落基山的 西面。到了一八三零年代,毛皮生意已風 光不再。變本加厲的競爭以及貨廉利微, 毛皮貿易日漸衰竭。阿斯托決定放棄這一 行,一八三四年,他賣掉了自己的毛皮股 份。而一八三零年,阿斯托就不再涉足國 際航運業務了。

成為紐約最大的地主

這時,阿斯托的財富有了另一個基礎。

早在一七九零年,阿斯托就已經開始做房 地產生意了,但收益不大。一八零零年首 航中國成功後,阿斯托聽從他的中國朋友 鄺廣發的建議,再次考慮投資紐約地產。 一七九零年到一八零零年,紐約市的人口 翻了一翻。

阿斯托知道,未來的紐約將是世界最 繁華的城市之一。阿斯托將首航中國的五 萬美元利潤投進了紐約地產。此後,阿斯 托將其遠航中國的利潤中的大部分投在了 紐約的地產上。到了一八二零年,阿斯托 在紐約房地產上投入五百多萬美元,是為 紐約最大的地主之一。

很多藝術家受到過阿斯托的支助,他 自稱熱愛歷史和地理,但骨子裡他是個粗 人。但紐約市民從不反感阿斯托的粗俗, 他是移民和普通人的榜樣。

阿斯托於一八四八年去世,留下了 二千萬美元的地產,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 事,從此,在個人財富的規模上,美國人 開始與歐洲人並駕齊驅。這一年,阿斯托 里亞所在的俄勒岡正式成為美國領土。

编辑:骆杰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