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meiguogushi > 正文 字号:【  
 
喬納森•温特斯一個瘋子般的良師益友
来源:美國時報

    是父親的笑聲把我帶入喬納森•溫特斯(Jonathan Winters)的喜劇世界。我爸爸和藹可親,但不輕易大笑。我們當時在黑白電視上觀看傑克•帕爾(Jack Paar)的《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喬納森戴著遮陽帽登場了。

喬納森•溫特斯(坐著的那位)和羅賓•威廉姆斯以

及帕姆•道伯(Pam Dawber)在喜劇《莫克和明迪》中。•


    “你是誰?”帕爾問。
    “我是個偉大的白人獵手,”喬納森用疲憊的語氣說,“我主要是捕獵松鼠。”
    “你是怎麼捕獵的?”
    “我瞄準他們的小果子(這個單詞既有堅果的意思,也有睪丸的意思——譯注)。”
    爸爸和我笑噴了。看著爸爸笑成那樣,我在想:“這個家伙是誰,是幹什麼的?”
    不久之後,喬納森又上了帕爾的節目。這一次傑克遞給他一根棍子,下面發生的事精彩極了。喬進行了四分鐘的即興表演,這根棍子跟著音樂一會兒變成了釣竿,一會兒變成了長矛,一會兒又變成了巨大的甲蟲觸角,甚至還變成了平•克勞斯貝(Bing Crosby)的高爾夫球杆。每一段表演都是對角色和音效的精彩演繹。他表演的是喜劇煉金術。這個世界就是他的實驗室。我迷上了他。
    喬納森不僅在電視上很有趣,他的喜劇錄音專輯也是聽覺盛宴。我最喜歡聽的其中一個節目是關於一個瘋狂科學家的,他聽起來像鮑裡斯•卡洛夫(Boris Karloff)。他沒有製造出一個弗蘭肯斯坦式的怪物,而是製造了成千上萬個小男人,他把他們放到了人世間。他的助手驚呼道:“他們在尋找什麼?”
    教授回答說:“當然是小女人了,傻瓜。”
    他還創作出了一些喜劇人物,比如莫德•弗里克特(Maude Frickert),以及老小孩切斯特•哈尼哈格(Chester Honeyhugger)。像電腦誕生之前的經典故事套路一樣,他讓一個高大的農場工人調戲莫德。她反抗道:“住手,我可是信教的人。”他得手之後,離開去幹活,她喊道:“不要離開太久。”
    莫特•薩爾(Mort Sahl)說喬納森是個偉大的即興表演者,但是在他本人看來,他只是在做自己。他一直都很叛逆,不管是扮演一位在蒙巴薩(Mombasa,肯尼亞第二大城市)找不到像樣的馬提尼酒的盎格魯撒克遜白人新教徒,還是扮演不能騎上馬揚塵而去的牛仔。也許還是喬納森的妻子艾琳(Eileen)說得最準確,她說喬納森艱難地渡過了他兩歲那一年,不過那一年持續了20年。
    1981年,我的情景喜劇《莫克和明迪》(Mork & Mindy)即將開拍第4季,那也是最後一季。這部劇即將走完它的旅程,我們打算全力以赴。制作人們建議邀請喬納森扮演我的兒子,這個人物是越長越年輕。那個建議把我從兩年的消沉中拉了出來。騎兵登場了。
    喬納森在《莫克和明迪》中的即興表演堪稱經典。有他出場的夜晚,派拉蒙片場的人擠滿了我們的攝影棚。其中有一段關於“一戰”的諷刺片段,他在其中扮演英國上流社會的將軍們;操著倫敦腔的步兵們;一個蘇格拉中士,他的口音沒人能聽懂;一個祖魯人,他打仗找錯地方了。那場戲演了很長時間,所有三個攝影師的膠卷都用完了。有時我也會加入,但我像是班門弄斧。
    喬納森來劇組沒幾天,有個年輕人問他怎樣才能進入演藝圈。他說:“你知道電影公司都有個大門吧?你就開著你的帶鋼擋泥板的大黃蜂轎車,從大門進來。能開進片場,你就算進了演藝圈。”

1960年,喬納森•溫特斯臨時代替傑克•帕爾主持節目。


    喬納森從不在乎觀眾的多少。有一次我看見他在一隻孤獨的小獵犬面前扮演一隻嘶嘶叫的貓。
    他的幽默有時也很犀利。有一次,喬在一個槍支展覽上看古董手槍,一個男人問他是否是私人持槍支持者。他說:“不,我更喜歡手榴彈。它們更有效。”
    他早年精神崩潰過,曾在精神病院住過一段時間。他開玩笑說,主治醫師跟他說:“你能離開這兒。你所需要的就是57把鑰匙。”他還暗示說,艾琳想讓他在那裡至少待到聖誕節,因為他能把那裡裝扮得很漂亮。
    甚至到後來,他還在公開場合驅除內心的惡魔。他的車有殘疾人牌照。有一次他停在殘疾人車位上,一個女人走向他說:“我覺得你沒有殘疾。”
    喬納森說:“夫人,你能看到我的內心嗎?”
    如果你想看到喬納森內心的畫面,你得去他的家裡看看。那裡令人驚嘆。裡面有他的畫(融合了米羅[Miro]和納瓦霍[Navajo]的風格);棒球紀念品;內戰時的手槍和劍;20年代的飛機、火車和錫制卡車模型;微型牛仔和印第安人模型;各種各樣的玩具。
    我們都喜歡彩色的微型軍事模型。有一次他送給我4個小小的拿破侖時期的妓女模型,她們都沒穿衣服,擺著各種姿勢。還隨附了一張紙條,上面寫道:“為了你的軍隊!”
    但是這些玩具展示出了他人生中的一段黑暗的時期。喬納森曾是一名海軍陸戰隊員,“    二戰”時在太平洋戰場服役。當他從戰場回到家中,走進他原來的臥室時,發現他鐘愛的錫制卡車不見了。
    他問母親把他的東西弄哪兒去了。
    “我捐給教堂了,”她說。
    “你為什麼要那樣做呢?”
    “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她回答說。
    喬納森已經擺脫了這種劇烈的痛楚。此致喬尼•溫特斯,那個天使般的瘋子,他的魔法棒打動了那麼多的人。真是的,我會想念你的!


编辑:楊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