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shihaigouchen > 正文 字号:【  
 
小布什憶九·一一事件我是見國人死最多的總統
来源:美國時報

 

    我給身在總統緊急行動中心的切尼和賴斯打電話,以了解事態的最新進展。我們試著建立起一條保持連通的線路,但電話一直掉線。在之後的幾年中,白宮辦公廳副主任喬•哈京一直在負責總統緊急行動中心、戰情室以及空軍一號的通訊系統升級工作。
    當我們收到情報時,很多都是相互矛盾的,有些甚至是完全錯誤的信息。我似乎嗅到了戰爭的氣息。有些情報說,國務院發生了爆炸,國家大草坪起火了,一架韓國航班被劫持了,並正向美國飛來,還有一條電話情報顯示,有對於空軍一號的威脅。這通電話的呼叫者使用了空軍一號的代碼名稱——天使(Angel),而這一名字很少有人知道。我收到的最奇怪的一條情報稱,一個物體正高速飛向我們位於克勞福德的牧場。後經證實,所有的這些情報都是假的。但鑒於當時的情形,我們認真對待了每一條情報。
    巴克斯代爾沒有總統車隊,所以空軍基地總司令湯姆•凱克將軍不得不隨機應變。特工們護送我走下懸梯,進入車內,之後我感覺汽車以每小時80英里的速度沿跑道飛馳。當司機開始以同樣的速度轉彎時,我喊道:“慢點,小伙子,空軍基地裡沒有恐怖分子。”這可能是那天我離死亡最近的一刻了。
    在凱克將軍的辦公室內,我通過機密電話,聯繫上了唐•拉姆斯菲爾德。想找到他並不容易,因為他是五角大樓第一個對襲擊做出反應的人。在事件發生後,他立即跑出去,幫助救援人員將傷亡人員抬上擔架。
    我和拉姆斯菲爾德說,我認為此次襲擊是一次戰爭行為,並批準他將戒備狀態提高至三級,這也是自1973年阿以戰爭以來第一次將戒備狀態提高至三級。全球的美國軍事設施均加強了安全防範,隨時待命。我還告訴他,現在我們的第一要務就是渡過眼前的這次危機。之後,我計劃做出軍事回應。我說道:“你和迪克•邁爾斯來決定之後如何反擊。”
    路易斯安那州時間11點30分,距離我做全國講話已經有快3個小時的時間了。我擔心人們可能會覺得政府已經支離破碎了,勞拉也有此擔憂。於是我錄了一小段講話,說明政府正在採取措施,以應對這一挑戰。我的情緒被點燃起來了,但周圍的環境——路易斯安那州軍事基地中的一個簡陋會議室——卻並未給予我很大的信心。美國人民也需要看到他們的總統出現在華盛頓。
    我不斷詢問安迪何時可以返回華盛頓。特勤人員們覺得局勢仍然不明朗。切尼和康迪也這樣認為。他們建議我改去位於內布拉斯加州的奧夫特空軍基地戰略司令部,那裡較為安全,且有可靠的通訊設施。我無奈地接受了,這也再次推遲了我返回華盛頓的日期。我們在巴克斯代爾登機的時候,空軍一號裡裝滿了食物和水,我們不得不做好準備應對一切可能。
    我們到達奧夫特空軍基地之後,我被送到指揮中心,很多軍官因參加預定的演習也都在那裡。突然,一個聲音從廣播系統中傳出:“總統先生,有一架無響應飛機正從馬德里飛來,我們是否有權將其擊落?”
    當時,我頭腦中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樣的事情何時才能結束啊?之後,我簡單說明了之前批準的擊落條件。我腦子裡迅速地想像了一下各種最壞的情況:比如,擊落一架外國飛機會在外交上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或者如果我們行動過於緩慢,恐怖分子已經擊中目標該怎麼辦?
    那個聲音再次從喇叭裡傳來。他欣喜地說道:“從馬德里飛來的航班已經在葡萄牙裡斯本著陸了。”
    感謝上帝啊,我心想。這再一次讓我感受到了戰爭的氣息。
    我們轉移到了通訊中心,在那裡,我通過視頻召開了國家安全會議。對於在會議上的發言,我已經深思熟慮。
    所以,會議開始時,我就明確表示:“我們現在已經開始了反恐戰爭。從今天起,這將成為本屆政府的一個新的工作重點。”之後,我收到一條最新的緊急情報,於是我轉向喬治•特內特,問道:“誰干的?”

编辑:楊  
 
 
 
 热点排行  
 
 
朝鮮帝國滅亡不可逆轉 中國宜未雨綢繆 有備則無患
趙薇 400 年酒莊奢華內部曝光!——曾歸路易十三 ...
涉嫌騙汪涵夫婦800萬的閨蜜 在廣州有12套房
深圳90後美女成"張媽" 擁有51個"孩子"
執信女校友在美不幸被害 美警方懸賞二千美元通緝有關 ...
4噸錢! 官兵在一倉庫內查獲大量外幣
台灣居民 2016年平均壽命為80歲
「蛇王福」將懷疑吞下花貓的大蟒蛇生擒放進布袋
赦扁提案 坊間質疑 小英擋得住嗎?
大國夢想.溫暖鄉村 互聯網 + 情懷 = 農村電商 ...
 
 
 
©2012-2014美国时报版权所有